梁文道:别小看薯仔

你知道今年是甚么年吗?今年原来是属于薯仔的年份。

当联合国去年正式宣布2008年是「国际薯仔年」的时候,许多派驻联合国的外交官私底下都觉得这是个笑话。有一个不愿公开身份的联合国官员告诉记者:「对我们外交官来说,比起解决国际冲突这些正经事,甚么国际××年简直是小儿科。你看,2004年是『国际米年』,2002年是『国际山年』,现在意大利还提议要来一个『国际天文学年』呢。我们总是从一个年跳到另一个年」。

的确很好笑,因为薯仔本身就是一种让人嘲笑的作物。我们广东人说一个人样子傻,就叫他「呆头呆脑」或者「薯唛」。这种埋藏在土壤底下的植物块茎,浑身是泥,肥肥肿肿,形状又不规则,比起迎风摆舞的麦子和稻米实在是难看得多。而且薯仔粗生,好像随便你怎么种,它都能活得成,一点贵气都没有。

可是,比起蓝鳍吞拿鱼王和阿尔巴白松露王,极不起眼的薯仔对人类生命的价值却大得太多太多了。毕竟,我们有谁见过只靠白松露维生活命的贵族呢?

在一本讲究美食的杂志上谈饥荒好像很不「实际」,可是饥饿确实是我们未来面对的最大问题。先不说香港有五分之一的低收入户,现在还要面对通货膨胀的风险。许多学者都已经提出了警告:随着气候环境的恶化,不少传统耕地正在消失之中;与此同时,全球人口的数字仍然不断增加。更糟的是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上升使得很多国家(例如美国)开始打乙醇这种所谓「替代能源」的主意,而乙醇的来源正是全球第一大农粮作物:玉米。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已经迫在眉睫,近日不停上涨的粮食价格只不过是个先兆。

而那种样子长得非常「薯唛」非常谦卑低下的薯仔,或许就是我们需要的答案了。

薯仔原产于秘鲁有名的「提提卡卡」(Titicaca)湖南岸,秘鲁的首都利马也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了「国际薯仔中心」的所在地。这个中心不止推广薯仔的种植和研究,还有一个全球最大的薯仔基因库,里头包含了七千五百多种不同的薯仔,其中的一千五百种还是没被人培植过的。这个惊人的数字说明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薯仔的多样性远远超过其他粮食作物;再加上它易种易长的特点,我们不难在世界上任何缺少土地却人口密集的地方种出合适的品种。

「国际薯仔中心」的网页(www.cipotato.org)还列出了薯仔的丰富养分:「一个中等尺寸的薯仔就包含了一半成人每日所需的维他命C,米和麦等作物则根本没有。薯仔的脂肪非常低,是麦子脂肪量的百分之五,面包卡路里含量的四分之一。如果用水煮,它的蛋白质要比玉米多,钙质更是后者的两倍」。

难怪联合国看中薯仔。虽然「国际薯仔年」听起来像个笑话,但是只要一想到第三世界的无数饥民,想到我们在有生之年可能会碰上的大灾荒,它就一点也不可笑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