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真话

前一阵子北大校园出了件趣事,话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中央电视台合办了一场论坛,兴致勃勃地请来一批经济学家畅谈改革开放了三十年来的成果。

在这样的场合底下,没想到有几位经济学家很不给面子地发出了惊人的尖锐言论。首先是茅于轼先生就着近日城管打死人的事件痛批城管制度。接着是吴敬琏先生在压轴座谈会上语带嘲讽地问央视主持人:「我看茅先生刚才那番话,你们肯定是要剪掉,不播了吧?」然后话锋一转,吴先生又说起了央视红极一时的纪录片《大国崛起》,他说自己只看了第一集就看不下去了,原因是里面出现了一个字眼:「三年自然灾害」。

吴先生回头再问台下的听众和学生:「有『三年自然灾害』这回事吗?」在大家一时还会不过意来的时候,吴先生又引述刘少奇当年的名言,且更进一步指出那三年的大饥荒几乎完全就是人祸。于是台下掌声一片,主持人尴尬地说要回去检讨,整场座谈会不久就提前结束了。

茅先生与吴先生都是常常惹起争议的人物;但这一回他俩的坦率直言,我以为不管是自由派还是新左派,不管是庙堂精英还是草根愤青,都应该为他们鼓掌喝采。因为按照自己的学术良心与知识修养说真话,乃是一切知识分子都该共同享有共同认定的根本品格。

我们可以不同意一位学者的某些言论,不赞成他的既定立场;可是我们必须尊重他对着权力说出自己相信的真话的勇气和尊严。

于是问题就来了,茅先生和吴先生到底说了甚么真话?他们对着的权力又是甚么呢?在那一天的论坛里面,最刺激的当属吴敬连先生关于「三年自然灾害」的说法。从台下的掌声看来,大家一定都很认同他的意见。可是一个人说了番人人都晓得的事实,又有甚么好喝采的呢?假如我今天煞有介事地向大家宣布太阳果然是从东边升起的,会得到掌声还是笑声呢?换句话说,吴先生一定是说出了大家都明白,但权力硬是想回避甚至否认的道理。

再看中央电视台的角色。它当然算不上拥有多大的权力,然而它却肩负了「喉舌」的重任,在这里代表了国家意识形态机器的立场,所以对着它的镜头说话某程度上就是直接在和国家意识形态对话。

另一方面,不管它播不播那番言论,起码它是个媒体,是公共领域的一部分。因此吴先生等于是在公共领域里面公然说出了权力不大爱听的话。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