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修辞就是一切

奥巴马开始广为人知,是在2004年美国民主党全国党代表大会上以新人的身份发表主题演说。从那时起就有人说「看到了民主党的未来」,并且预言他必将成为下届总统大热门。请注意,这时他连国会议员都还不是,更说不上有何政绩,单凭一场「演出」,居然就得到了这等赞誉。在那次演说里面,奥巴马就奠下了后来整个竞选的基调。那就是把好斗的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定位为老一代;而他自己则能够团结早已厌倦了政治斗争的年轻新生代。请看以下的名句:「这里没有一个自由派的美国,也没有一个保守派的美国,这里只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请注意『United』的相关意义,这里没有一个黑色的美国和一个白色的美国、拉丁裔美国、亚裔美国,这里只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已故的当代修辞学大师柏克(Kenneth Burke)曾经断言,修辞学的核心不是前人所说的说服,而是认同。这篇演说的重点就是要吸引大家对奥巴马的认同,认同自己和他是同一种人,一种新美国人。

但这还不够,依循惯例,奥巴马还要让大家知道这种新美国人的根源其实就是最原始的美国梦,一种已经被现今主流政坛遗忘了的古老承诺。于是他又把他说了半天的「希望」归结到这段话:「它是坐在柴火旁唱着自由之歌的奴隶的希望,它是即将启程往遥远海岸的移民的希望,它是勇敢地巡逻湄公河三角洲的一个年轻海军中尉的希望,它是一个磨坊工人那敢于挑战不平的儿子的希望,它是个有着奇怪名字而又相信美国也会留给他一个位子的瘦小男孩的希望(按:指的就是他自己)」。

透过接上最动人又最有神话色彩的美国梦,奥巴马再扩大了他的认同范围。凡是认同他所说的「希望」的,就是认同他;而又由于没有美国人会不认同这等「希望」,所以其实人人都该和他站在一起。

这真是一篇非常成功的演讲,问题是在他后来竞选工程里就只是不断重复「改变」、「希望」和「相信」这几个关键词。尽管如此,他还是成功地把自己变成了肯尼迪的接班人,新美国的象征。当然他靠的不只是讲稿出色,而且拥有中国人喜欢的「人格魅力」。若是没有强大的「人格魅力」,再好的讲稿也只不过是一纸具文罢了。

可是「人格魅力」这回事虽有天赋差异,却还是不脱后天人工的造作。亚里士多德《修辞学》第一卷第二节就把「演说者的品格」列为「由言辞而来的说服论证」之首要形式;「但是这种相信当由演说本身引起,而不能依靠听众对演说者的品性的预先风闻」。换句话说,我们并不认识奥巴马,只能从他的演说中去感受他的为人与风范;而这一切全都可以是种表演,全都可以透过学习得来的技巧。

表面上看,「奥巴马魅力」与同类型的人物只盛产于职位要公开竞逐的政体当中,和一向擅长对外敷衍政治套话对内勾心密谈的中国无关。然而随着媒体的日见开放,电视观众的主观喜恶渐渐僭代了真正的程序认受,我们未来也许会看见一批专长修辞学的中国式奥巴马。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