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哪一种公众人物?谁的公众利益?

——公众人物关我什么事?(二之一)

公共事件的讨论的确有助于理解的深化和事实的澄清。拙作《谁需要玉女?》《明报2008年2月17日》刊出之后,幸蒙香港及内地不少朋友及读者的垂注指正,使我感到有关「裸照门」事件的种种议论渐渐聚焦,本人固然获益良多,唯愿社会整体也能由此产生正面的变化。

请容我先做几点说明,再进入主题的探讨。《谁需要玉女?》一文刊发之后,部分网民有奇怪的两极反应:一方认定我是在帮钟欣桐小姐说话,因此推出我「收了英皇娱乐的钱,甘愿埋没良心,权充打手」;另一方则觉得我「假装帮『阿娇』,其实在拆她这个『玉女』和英皇的台,肯定背后有敌对势力发功」。事实上,对于钟欣桐也好,对于英皇娱乐公司也好,我都没有特别的感受。或许是个人兴趣的缘故,我对香港主流乐坛(尤其是英皇旗下的艺人)其实是很陌生的。虽然英皇的老板杨受成先生获邀担任中国政法大学的荣誉法学教授时,我曾在本人主持的电视节目中质疑其资格;可是对于他所主持的娱乐事业,我是没有太多意见的。

只是我们至今仍不能摆脱一种阅读的态度,即看一篇文章时先看作者在「帮谁说话」,然后迅速地总结出其用心和「背后立场」何在,反置文章论点于不顾。从明、清两朝初叶的文字狱到文革时期的文人整肃,这种「深层阅读」的态度不知已经左右了我们多少年。

同样地,也有少数意见质疑本人究竟有没有看过那批照片,如果有那就是虚伪,如果没有则不可能写得出相关评论。关于后者,由于我写的不是摄影上的技术分析,所以我大胆认定下笔之先是不用细览该批照片的。

至于前者,我可以坦白告诉大家,虽然我绝非圣贤,甚至异常虚伪;但除了于该批照片外流的第一天在友人传来的电邮中见过之外,就再也没看过第二次未经遮掩处理的相片了。理由很简单,因为我真心相信那么做是不对的。而阅报刊所见,实属无奈,我也深觉尴尬。

无论如何,我想建议大家看一篇文章实在不必急于推测作者的动机甚至品格,以免忽略了他真正想要提出的观点。尽管此类阅读倾向多见于网上,尽管有人觉得某些网民发言往往逞一时之快,可以不理;但我始终认为无论发言媒介为何,任何人的意见都该获得同样严肃的对待,故有此番在某些朋友眼中显得多余的说明。

回到「裸照门」事件本身,我发现「公众人物」(public figure)是许多争论中的关键概念。比如说,有人认为尽管陈冠希先生和钟欣桐小姐等女艺人的性行为(包括拍照取乐或留念)是他们私下的事,但身为公众人物:一、这个私隐是有限制的,所以公众有权传阅该批照片;二、他们的名誉是有限制的,所以公众可以随意批评;三、他们的言行是有公共效应的,所以他们也应该为这私人的行为向公众负责。

多年以来,「狗仔队」侵犯艺人私隐的事件层出不穷,公职人物的私人生活也常常成为新闻焦点,公众人物的权利有限在相关的讨论中逐渐成为大家不言自明的共识。不过,公众人物到底指的是什么?为什么公众人物的权利就应该受到限制?而他们权利受限的种类和范围又该如何定夺呢?这些重要的问题似乎又没有经过详细的探讨,所以一旦谈及公众人物,我们就好像掉进一团人云亦云是非混淆的泥沼之中。

要谈论公众人物的私生活是否与公众相关,我们必先区分公众人物和公众利益的类别。先说公众人物,我且将之粗分为二,一是「占有公权的人物」,二是「公众感兴趣的人物」,对待二者的态度应该是不同的。首先,由于「占有公权的人物」(例如政治家)享有公众赋予的权力,能够调动属于公众的资源,其决定足以影响社会整体,所以他们的某些权利是该受到限制的,他们的部分私隐也是可以受到公众监督的。比方说财产收入,一般「公众感兴趣的人物」(例如明星和社会名流)不必向大家公布他们拥有的物业,但是如官员等「占有公权的人物」则要公开他们的所有收入了。

至于交友情爱等一般本属私人范围的事,在「占有公权的人物」身上似乎也成了公众应该关注的对象。例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婚外性丑闻,当时就成了全美热中的话题,因为有人认为一个对妻子不忠的人不可能同时也是一个对国事忠实诚恳的人。然而我们知道当时由美国国会发起的总统弹劾案针对的也不是克林顿的婚外性行为,而是他有没有说谎,因为大部分议员认同元首的性生活与他公共职权没有原则上的关系。再进而言之,有论者甚至觉得元首不只就私生活说谎无所谓,国事上的公然撒谎在特殊情况下也是可以接受的。最好的例子是罗斯福早知战争不可避免,却仍在1940年的竞选活动里公开表示「你们的孩子绝不会被派到任何外国的战场」。

无论如何,我觉得就隐私和私生活的范围来讲,大家密切注视「占有公权的人物」还是有道理的。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有没有发生性行为倒无所谓,美国国民当时要担心的是克林顿有没有滥用公众赋予的权力去胁迫莱温斯基,或把她调动至贴近自己的职位,以达成他私人目的。可是对于陈冠希和钟欣桐这类「公众感兴趣的人物」,情形就很不一样了,他们既不拥有公职,亦不享有公款的调动权,其言行更不可能影响社会整体。更直接地说,他们之间的性行为再怎么「荒淫」,也不会有滥用公权和损及全体公众利益的可能。当然,广告公司、娱乐公司,又或许他们的粉丝会受到影响;可那究竟不是社会全体。相反地,有些公众未必很感兴趣甚至还很陌生的人物,由于占有公职,其行为反而会在不受注意的情况下影响我们每一个人。例如最近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的李国宝先生,虽然他涉及美国上市公司内幕交易案所引起的问题肯定不及「裸照门」那么受到注意,但拥有多重公职身分的他,其诚信却实实在在地和我们全香港人有关。

还有一种情况,某些既不占有公职亦不享有公权的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却会涉及到全体公众的利益。

例如与陈冠希同日召开记者会,却较为公众忽略的程翔先生,按照前述的区分,他本来只是「公众感兴趣的人物」。但因为他的案件涉及国家安全和机密数据的定义,所以不止香港人,简直全国人民都该严重注视这等与全国上下相关的问题。所以比起陈冠希,程翔先生更有公开交代的理由(尽管并非义务),也更应得到大家的重视。

故此,对于陈冠希等公众人物私下的性生活问题,我以为大家可以很感兴趣可以非常好奇。但是一来他们不是「占有公权的人物」,二来他们的行为也不在原则上影响全体公众,所以他们实在不必要交代什么。简单地说,我们可以觉得他们的故事很「有趣」(interesting),但这个故事却是和「公众利益」(public interest)无关的。

至于许多人关心的公众人物名誉和榜样问题,请待我下次再与大家细谈。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