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郑少秋是你的爸爸吗?

在沈殿霞的追思大会上,最有意思的还不是邓光荣那一句「秋仔,你上台讲清楚」,而是当郑少秋真的上台发言之后,台下一群观众的吶喊。「借口!」,他们说。无论郑少秋怎么解释,他们都觉得那是借口。

重点不是郑少秋和邓光荣谁对谁错,也不是郑少秋究竟有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更不是他为甚么不去肥肥的葬礼。真正有意思的地方,是我们都没把自己当外人。我们不只关心他们几个人的家事,不只想找出事情的真相,而且还感到自己有采取立场表达态度的责任。

我们全是一家人,所以当郑少秋对着我们解释的时候(他为甚么要向大家解释呢?),我们可以比亲人还亲,比亲人还激动,直斥其非。

香港的观众本来就很可爱。偶尔有人在街上碰见一个电视剧里把狐狸精或者奸妃演得维妙维肖的女星,居然就会忍不住藐视她,甚至破口大骂。

情况有点像一百年前电影刚刚发明的时候,戏院里的观众看见银幕里对着镜头冲过来的火车,就要慌忙逃亡一样。这才叫做真正的「很天真很傻」。

香港观众更可爱的地方,在于对艺人私隐的无限关心,茶余饭后,我们讨论某某某某意外堕马,不知她的身材会不会因此走样;我们关心某某某的绯闻,怕他家庭会不会因此生变。我说的还不是一般的八卦,而是那种很投入的情绪,投入到了一个要用家人的身份去训斥郑少秋的地步。

这种彻底投入其实离我们非常遥远的艺人生活的怪现象,当然有很多不同的解释。其中一种理由,可能就是我常常说的「媒体道德化」了。与许多人所想的不同,今日的八卦报刊不只不是诲淫诲盗,恰恰相反,它们道德得很。在追踪一名艺人的婚外情时,它们没有鼓励大家效法的意思,反而在在以「偷食」、「淫妇」之类道德意涵甚重的字眼去形容所见的一切人事。我们天天吸收这类信息,不但原有的价值观未受挑战,反而还会因此强化。

许多学者都说过,这绝对不是一个道德沦丧的年代,它其实是一个过度道德化的年代。由于我们毫不限制地施行道德判断,所以我们才会不顾任何公私界限,不顾荧光幕上下的虚实之别,肆无忌惮地去说一个人是奸妃,去批评郑少秋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到底郑少秋是我的甚么呢?爸爸?丈夫?抑前前夫?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有权对他施行道德审判。

道德面前,任何分界都该让路。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