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假如民进党赢了

马英九赢了,所有人都说这是场「民主胜利」,原因之一是台湾人民在这次选战中表现出来的高度理智。而经过一轮政党轮替之后,过往长期执政又熬过了八年在野岁月的国民党,如今应该变得更谦卑,更懂得戒慎之心;曾经由异见分子成为掌政团伙的民进党,现在也总算尝过了手握大权,应该可以在未来的岁月里检讨自己过重新出发。然而,至少在大陆和香港这边,很多人赞赏这次台湾选举的理由却是绿营等急独分子终于下台了。换句话说,是这趟选举的结果令人满意。

且让我们问一个假设问题:假如赢的是谢长廷,那是否代表民主没有胜利呢?假如人民选出了绿色的民进党执政,那是否就表示民主始终是一个不大好的制度呢?没错,台湾过去八年来的种种乱象的确叫许多人看傻了眼,不少心仪民主选举的人都为此感到痛心疾首,大家盼了那么久的民主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吗?台湾著名评论家杨照曾经在《10年后的台湾》中说过如此一段令人感伤的话:「……我清楚记得,自己年少时候,被美丽岛事件与军法大审震骇,领受到那股历史性的悲剧感。国民党盛权体制像只怪兽,吞噬了一代又一代的民主运动者。……我从来不曾自认是个勇敢的人,然而在那一刻却悲剧性地预见:等时机到了,我这一辈的人会接上民主的棒子,克服自己的怯懦与犹豫,去站在怪兽前面,被无所不在的极权系统监视、追捕、入狱」。

台湾民主就是由一代又一代像杨照般的知青用生命换回来。可是,最后他却发现「我们万万也没料到」,民主制度建立之后,我们当年持守以信仰民主的价值,人的价值,文化的价值,所有崇高的、伟大的、深邃的,美丽的,竟然都被民主给扫进历史的垃圾桶里了……多么大的讽刺!」。

如果连杨照这种曾经打算身殉民主的人都对民主感到心灰,我等隔岸观火的看客岂不更该深思民主何价?于是又有些抱持政治实用主义的记者,乘机指出民不民主为其次,又要政府确保国泰民安,领导层清廉有为,任何制度都是可以的,正如猫捉老鼠不必论其黑白一样。若说集权导致腐败,难道民选的陈水扁就很廉洁吗?正当大家都在关注台湾选举的时候,不丹这个小佛国的第一次大选却好像被我们忽略了。

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标榜「国民快乐指数」的不丹更和谐,虽也有驱逐少数民族和限制信息自由,但大体上还是个人民生活安稳的地方。曾留学牛津大学的国王西泽尔年轻英俊,深受国民爱戴,他一力推行民主选举,要把百年帝制终于己手。不丹国民不只不欢迎,还感非常疑惑,「我们的国王那么好,为甚么要民主呢?」。

西泽尔地把下属大臣训练成两个彼此竞争的政党,甚至命人演出一场街头示威好叫百姓习惯民主生活(事后有淳朴的不丹国民居然受惊报警)。对于国民的不解,他的答案很简单:「你们今天或许拥有一位好国王,但是谁能保证以后的国王也会这么好呢?」。旨哉斯言,就算现在的政府再好,谁能保证以后的政府也会这么好呢?陈水扁确实很糟糕,但民进党毕竟还是给人唾弃了,不是吗?这不就是民主选举的自我修正吗?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