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来一点多元文化主义

假如美国总统对外公开宣称,他不能理解阿米许人为何还要坚持原始落后的生活方式;假如一位孟加拉国的知识分子在报刊畅谈伊斯兰的保守愚昧;假如一个芬兰网民在论坛公开呼吁因纽特人放弃自己的游猎传统,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你猜接下来又会发生甚么事呢?有意思的是,这一切看似不可思议的情况,其实都曾以不同形式不同面目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而我们看似甚么都没有发生。

马丁.路德金博士逝世四十年了,美国民权运动原来已经是五十年前的往事。在那一场震撼人心的大潮里面,有一句口号令我久久难忘:「白色也是一种颜色」。这句话针对白人那种盲目种族世界观,总是把世界一分为二,主流是白人,而任何其他肤色的种族皆可简单纳入「有色人种」类别,彷佛白色不算一种颜色,白人是一种超乎任何色谱之外的中性人种。这句话提醒了大家,原来白人也是有其特殊性的种族。不管他们在美国的人口比例里占了多少,也不管他们如何界定美国的主流价值,白人始终也只不过是一个族群罢了;相比起美籍非裔的说话腔调,白人的言语风格不是标准,它只是另一种族群的方式而已。

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总是能看到少数民族代表穿上「民族服装」,问题是为甚么绝大部分汉人代表不穿「汉服」呢?除了服装与歌舞表演,少数民族对大部分汉人到底意味着甚么呢?曾几何时,很多人预言到了二十一世纪,民族主义和族群政治都会自动消失。然而放眼全球,我们今天不仅看不见族群政治稍有缓解的迹象,甚至还越演越烈,到底族群之间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理?回顾美国民权运动的遗产,它的最大贡献之一是把美国从一个「大熔炉」渐渐转成一大幅五彩缤纷的「镶砖画」;从强调各个族群遂渐融入白人为主的主流社会,转而重视各族群间的平等共存。在这个背景之下,近三十年来甚嚣尘上的多元文化主义于焉成形。

把多元文化主义路线走得最彻底的,大概就是加拿大了。为了留住离心甚深的魁北克,加拿大联邦政府不只把法语列为官方语言,还要求魁北克以外各个说英语的州份一样要在中学教授法语。虽然多元化主义在学理和实验上也遭遇了不少困难,但赞成魁北克独立的人确实日益减少,而且它也的确可以给我们一点启示,就是要主流族群发现我们也是个族群。

不要以为只有少数民族才有独特的社会特性和生活方式;相对于他们,主流族群的社会特性和生活方式其实也是独特的,而非无色无气味的客观标准。坦白讲,我们常常忘记中国原来是个多民族国家,往往以为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只不过是种由服装、歌舞和饮食构成的「风情」。

今年是藏历和回历的甚么年份,有多少汉人知道呢?每当一个少数民族的中学生都用「普通话」(『普通话』这个中性的说法很容易使大家忘了它其实是个现代汉语)记熟了唐宋元明清的王朝世系时,又有多少汉人知道吐番王国应该放在这段「正统」里的那一个位置呢?化外番邦吗?身为汉人,多元文化主义使我能够更感谦卑地认识自己的局限,学习其他族群的可贵遗产。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