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也谈西方传媒的偏见

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是我最敬仰的知识分子之一。他数十年如一日地揭发美帝国主义的真面目,对抗美国历届政府和主流传媒的霸权,使他的政论著作只能透过小型出版社独立出版,更令他长期遭《纽约时报》等主流传媒刻意漠视(至少在九一一事件以前。)所以当我知道他的著作陆续中译出版,而且粉丝众多,我真的是非常高兴。可是渐渐地,我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大对劲了。

原来乔姆斯基的许多中国追随者只看见他狠批美国的那一面,却忘记了他也是个美国人这一点启示。同样不大对劲的感觉也出在内地一些朋友对我的看法上。

本来嘛,我从马克思齐杰克,思想上一直自认是左翼份子,香港还有人批评我想复活共产主义呢。偏偏内地却有人见我老讲民主,于是将我归类为右派,甚至推测我一定是英帝走狗。查左派一词本来就源自于法国「三级会议」里坐在国王左侧的激进民主派,左派不讲民主难道还要让右派讲吗?至于美帝走狗一说,那就更是天可怜见了,美军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时,我不止参加了两次反战游行更是其中一些活动的策划人之一。到了香港主办世贸部长级会议,我也参加了反对欧美主导的全球化的示威运动。假如这也是走狗所为,我就不大懂得走狗的意思了。

近日不少西方主流传媒在报导西藏骚乱的时候频频犯错造假,结果一群中国网民和海外留学生联合了「anti-cnn」网来纠错打假,我也觉得异常兴奋,因为大家终于认识到一向标榜客观中立的西方主流传媒其实也不乏坏种,而且还自发地搞起了独立媒体式的行动。可是再细看下去,那股熟悉的不劲的感笕又慢慢浮现了。有些似乎把一切问题都归结为很含糊的「西方反华势力」,以为西方主流媒体一定也是听命于政坛的反华派甚至政府本身,然后再连手搞臭中国。

其实那些出问题的媒体与其说是「西方反华势力」的一部分,倒不如说它表现出来的是深植的偏见和意识型态机器的共识运作。首先,我们要知道国情的不同,那些西方主流传媒实在不是政府可以直接管控,就算是国营的「BBC」也有相对于政府的一定独立性。根据乔姆斯基等人的长期观察,西方主流传媒、大企业和政治势力等三者之间固然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和公关网络,但有时更要命的或许是媒体人那种未经反省却又自命正确的价值观。

照他们的价值观形成的潜在共识,中国政府是个压迫人权的政府,中国传媒也是不可信的宣传机器,所以中国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省自觉(因此才会有人诬蔑anti-cnn有官方在背后做手脚)。于是在西藏和人权等手段扭曲真相,好持续控诉中国,并且获得政治正确的自我满足。

事实上,西方也有不少专门和主流媒体对着干的独立媒体,常常揭发前者系统化的偏见,尤其针对梅铎这类强行把自己的政治立场与利益取向灌入旗下媒体的大亨;当然,这些网上的独立媒体通常也是左翼的。

关于西方主流媒体制造共识的复杂内情和独立媒体的概况,以后还可以再向大家介绍。我现在只想再次提醒大家,那些独立媒体的确很少批评中国的传媒,看它有没有自我审查甚至造假。有时候我会想象,假如乔姆斯基是中国人,除了持续批判西方主流传媒的种种过滤行为,他也一定会用同样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国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