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吃一片橘子

以烹调精进料理闻名的日本禅僧藤井宗哲曾经在一趟新干线的火车旅次上遇见一位青年,这个年轻的上班族把公文包放在膝上当小桌,一边喝啤酒一边看杂志,还拿了个便当出来吃。宗哲和尚注意到这位青年「是以看杂志为主,顺便吃便当。」他的行为「不过是把『进食』当作机能性动作;也就是将食物放入口中,机械地咀嚼后,经过喉咙,最后储存在胃袋。我好整以暇地瞥看过这位上班族,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着杂志,一点也感觉不到便当的存在。此后,我不知又遇到过多少这样的人。这类人的饮食生活,可称之为『机器人进食』。」

说来惭愧,我也是个进食机器人,常常一个人吃饭,而吃的时候也是丢不开书本杂志,生怕浪费了吃饭的时间。再推想下去,平日的工作、午餐或饭局,岂不也是如此?为甚么很多饭局明明叫了一桌子菜,走的时候总是剩下许多未尽的菜肴,偏偏回到家里还会饿着肚子呢?那是因为在饭局里头我们往往挂着交谈忘了食物。没错,食物不是主角。我很少听到有人会说:「喂,有家餐厅很不错,我们约xxx一起去吃吧,」绝大部分的情况是反过来,先想好要约哪些人吃甚么,才去找个饭馆成全大家的聚会。

无论是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看书报电视,还是一堆人找个吃饭的地方开会谈生意,都是我们不想浪费时间的表现。真是讽刺,这可是个美食膨胀的年代,几乎人人都是美食家,偏偏我们还会觉得吃饭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情。大概心里有个标准,觉得日常三餐又是必要的营生手续,可以随便打发,任意填上其他活动;而美食,则是一种很特别很不日常的东西,必须严阵以待。

不过,要是我们用对待美食的态度去对待最简单不过的食物,又会产生甚么效果呢?去年,誉满天下的越南高僧一行禅师访港。在他主持的禅修营里,他教大家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吃饭,吃的时候不要交谈,全神贯注于眼前的菜肴,这就是所谓的「正念饮食」了。一行禅师曾以「橘子禅」说明正念饮食的方法:不要像平常那样一边剥橘子一边吃,而要专心地剥开橘子的皮,感受它剎那间射出的汁液,闻它散发于空气中的清香。然后取出一瓣橘肉,放进口中缓慢地嚼,全神贯注地体验门牙咬断它,臼齿磨碎它,舌头搅动它等每一个动作,直到它几近液化,通过食道吞咽下去为止。

如果你这么做,你会对一片最普通的橘子产生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你会发现自己还用不着去买一枚昂贵的意大利血橘,因为你从来不曾知道甚么叫做吃橘子。最美妙的,是这种修行还会引导你注意吃的过程,彷佛你不曾吃过。

比一行禅师的橘子禅更夸张的,是美国佛学导师康菲尔德(Jack Cornfield)的葡萄干修行法,他教导学生们用十分钟去吃一颗葡萄干,很多人吃完之后竟然觉得太饱了!

我们不可能每一顿饭都这么吃,但至少可以每天花一点时间练习心无旁骛的正念饮食。你也不用觉得它是个宗教色彩很浓的仪式,你只需要把它当成认识美食的基本练习就行了。正如饮酒,若连水的味道都分辨不出来,又怎谈得上欣赏酒的复杂呢?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