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特务失灵的时候

我介绍:「邦,占士邦,叫我阿邦就行了」。可是间谍电影和小说看得太多,我难免也会以为真正的特务机构一定无所不能,尤其是大名鼎鼎的摩萨德、克格勃(KGB)、军情六处与中央情报局,总是在迷雾中伸出无尽的指爪,暗暗地操控一切。后来我才明白,说不定这种印像本身就是情报机构设下的陷阱。例如麦卡锡主义当道时的美国,动不动就有人揭发谁谁谁是「反美势力」的棋子,一时间人心惶惶,似乎KGB已经渗透到每一个角落去了。

KGB其实没有这么厉害,但他们很满意麦卡锡那帮白痴的恭维,因为这太有助于他们回去领功了。最近几年出了好几本书,一一掀开那些大牌情报机构的底牌,让我们发现原来他们犯的错远比干成的事要多,其中最猛的当属两册「米特罗钦档案」。米特罗钦(Vasili Mitrokhin)是原KGB资深文件管理器,曾经主管KGB档案库的搬运工作。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私自抄录秘档,然后在冷战结束之后乘乱投奔英国,带去了六大货柜的宝贝。几年之后,消息传出,有记者问俄罗斯安全局的发言人:「听说最近有人泄漏了几百名驻海外特务的名字,这是真的吗?」发言人实时回答:「太荒谬了!任何叛徒最多只能取得几个特务的数据,怎可能有几百个呢?」

小姐,不只几百,任何读者现在都能在这两巨册已出版的档案汇整里找到过千名KGB特务的活动状况。它是史上最大规模的情报外泄案,连军情六处和中情局都吓呆了。

我尤其喜欢它的第二册《克格勃和世界》(The KGB and the world),因为里头谈到了中国。虽然KGB和中情局都曾发挥过一般人想象中的那种作用,促成了许多大事的发生,乃致于不谈这两大特务机构就根本不可能完整地认识二十世纪的历史。可是KGB在苏联的地位举足轻重,美国中情局完全无法相比,前者甚至成了制定苏联外交政策的主要力量,正是KGB让苏共政治局相信第三世界是打赢冷战的主战场。既然如此,它又怎能放过第三世界里人口最多幅员最广的中国呢?

然而,就是中国让名震全球的KGB完全动弹不得。在中苏关系好得如胶似漆的年代,斯大林甚至把一切驻华人员的资料都交给了中方。当老毛和赫鲁晓夫翻脸之后,这帮人的下场可想而知。KGB再想派人进去就难如登天了,他们发现中国简直是特工的地狱。尤其文革十年,人人彼此监视,任何小小的风吹草动都是反革命的迹象。几乎所有去过苏联的人都被打成特务,去过其他国家的人可能也是特务,他们的孩子、亲戚、朋友和学生还是特务。在一个有上百万老百姓被怀疑为特务的国度里,你说真正的特务还能有活动的空间吗?除了朝鲜大使馆里的一个联络人和新疆外围的疆独势力之外,KGB的情报来源乏善可陈。最后他们没出息到了一个地步,主要是靠香港的报纸来掌握中国国情(和米特罗钦合作本书的史学家克里斯杜化.安德鲁还补充了一点,批评KGB居然忽略了《明报》)。

看来国家安全和人权果然誓不两立,如果想要彻底消灭国土上的反华势力,不只二十三条立法要立得够严,我们还很应该再来一趟文化大革命。但是也别以为越是集权专政,国家就一定更安全。米特罗钦这批材料一出来,大家赫然发现KGB特工搜集情报的本事确实一流,但他们分析情报的能力却是九流。因为在苏联的体制内,大伙都要报喜不报忧,明明阿富汗的情形一塌糊涂,他们偏偏上报形势一片大好,使得老顶相信阿富汗战争大有可为。最荒谬的莫过于在传媒监控的状况之下,连总书记也只看《真理报》;没有真相,又怎打得赢冷战呢?难怪有人说普京当政是好事了,起码他是特务治国,知道点真理。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