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为食是万恶之首

我有一个同事,长得相当高大肥壮。他的收入不算太高,职位也还够不上级别,但每次出行,他都要自己贴钱换上商务舱的座位。在他看来,这不又是坐得舒服与否的问题,还是个道德责任的问题。为甚么?我想很多人大概都有过这种经验:挤在经济舱里,隔壁还坐了体形超大的人,活像狭小的牢房搬进来了一个肥胖霸道的狱友。当他用餐的时候,手肘猛地一下子撞了过来,差点把你那弱不禁风的小餐盘整个掀起。他很歉意,你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天呀,小时候对肥仔同学的那种偏见硬是不能自控地升起。然后你开始留意他会不会吃得不够饱,和空姐要求多一个杯面甚么的,结果你发现情况恰恰相反,他连一份正常的飞机餐都吃不完,是怕不好意思吗?

从古至今,贪吃都是一种罪,尤其西方的基督信仰传统,更把贪吃列为「七宗罪」之一。有人甚至认为「贪吃为万恶之首」,拍得住我们中国人讲的「万恶淫为首」。理由是这样的。人的原罪是甚么?是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所以被驱逐出伊甸园。换句话说,假如亚当和夏娃不是「衰为食」,他们就不会忽然感到淫欲的羞耻,进而对上帝说谎了。

而且纵欲总是罪恶的,表面上看,贪吃算不了甚么。可是你一旦吃得太好,欲望受到过分的纵容,正所谓「饱暖思淫欲」,其他一切淫邪的罪也就会跟着而来了。一开始是从食欲的失控转到性欲的失控,接着可能会干下「淫人妻女笑呵呵」的无耻恶行,最后说不定还会演变出强盗、杀人等种种不可思议的结局。所以你说,贪吃是不是「很大镬」?最近看了一本叫做《贪吃》(《Gluttony》)的小书,作者弗朗辛·珀丝(Francine Prose)的逻辑不算太清晰,可是里头有很多有趣的数据,例如著名的早期神学家德尔图良(Tertullian)以下这段话:「和贪吃无关的淫欲当然会被认为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现象,既然这两者是如此的浑然一体,密不可分,如果有任何分开它们的可能,那就是让生殖器不与腹部相连……罪恶的顺序与器官的顺序是一致的。首先,是腹部,然后紧接着所有其他淫荡的器官被放在美味之后,通过对它的喜好,对淫荡的喜好找到其他通道。」这么说来,只要性器官长在别的地方,例如手臂上,食欲的可怕程度就会减少一点吧。

其实基督信仰最不满食欲的地方在于它使人过分崇拜自己的身体。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花了大量的时间心力在烹调和进餐的过程上,绞尽心思地研究怎样炮制一根鸡爪,一颗西红柿,彷佛从嘴唇到胃部之间的器官才是最圣洁的神殿。因此长得胖不是一种罪,而是罪证,它证明了一个人过度贪吃,以肉体代替了上帝,崇拜偶像(也就是自己的肚子)多于天主,这是何等渎神的重罪呀!难怪在但丁的《神曲》里面,贪吃的人要被打下第三层地狱,永远承受恶臭泥沼和狂风暴雪对身体的折磨。

有趣的是,我们今天却把肥胖本身变成了罪。一个人长得胖不只代表他懒惰不节制,他的胖才是最大的错误。所以我们才会发明五花八门的瘦身方法,让人可以懒懒地不做运动,放怀地大嚼美食,偏偏还不会长胖,似乎懒散纵欲都没有错,胖才是问题。同样是歧视肥胖,古人和现代人的理由是不同的,古代基督徒认为肥胖表示一个人崇拜肉体,现代人则觉得它是对身体的不重视。由此可见,我们现在最崇拜的神就是我们自己的身体。每天报纸电视上的瘦身广告无处不在,因此可以让人随时检查自己的镜子,实实在在地提醒我们,人类是多么地迷恋自己的身体。

所以我安慰那位很自责的同事,不要怕,万一飞机失事,你旁边那位不敢吃任何红肉的苗条女郎一定比你先下地狱,因为她犯了渎神的重罪。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