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丢掉别人的最后一口饭

小时候要是吃不完盘子里的东西,是一定要给人教训的,外婆通常都会说:「想想看电视上那些非洲饥民,人家想吃都没得吃,你还不好好珍惜自己的食物」。虽然我也知道点惜福感恩的道理,也明白甚么叫做「须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但我就是不懂我浪费了食物和非洲的饥民有甚么关系。难道我把饭菜吃完了,地球另一边上挨饿的人就能吃饱了吗?

再长大一点,我才晓得祖父母那一辈都是经过战乱的人,就算自己没有饿过肚子,也见识过灾荒。如今我们不仅吃得饱,且犹有余裕看美食杂志,寻找最新最奇的饮食信息,恐怕很难想到我们这几代香港人是何其幸运。读一点历史,就知道几十年没战乱没灾荒,大体上没人饿死的时候和地方实在不多;而你和我恰好就正好活在这样的年代和地点了。

直到粮食涨价之后。

全球粮食价格在去年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中国的豆类和肉类产品更是升了百分之四十。凡是做餐馆的人和每天逛市场的主妇,也一定明白这些数字的真实效应。渐渐地,我们开始发现平常光顾的茶餐厅也有点不同了,天天都点的早餐C突然贵了一元五角,而老板还要大叹亏本。最后,连白米的供应也传出了紧张的消息,使得官员要赶到超市对着头宣布:大家不要怕。

终于那种维持了数十年,始终被我们相信是自然而且正常的状态,开始有点不自然,也有点不正常了。其实吃饱实在不是正常的,现在这一刻,世界上有十亿人正在挨饿,也就是说差不多六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饥民。

可是大家都知道全球粮食短缺问题的主要原因不是我们吃得太浪费。我吃不吃得完自己的食物,始终和那些忍受饥饿的人无关。不是吗?

其实不是的。包括近日冲突消息频传的海地在内的所有贫穷国家,他们之所以为了缺粮而暴动,甚至死亡,主要原因在于他们买不起食物。为甚么食物的价格会这么贵,贵到一个那么多人负担不起的地步呢?根据市场的基本原理,当一样货物的供应有限,而需求甚多时,它的价格自然就要颷升,这时谁出得起高价谁就能够得到它。粮食也是如此,全球粮缺,大家都抢,那些人均收入每天一美金的贫民又怎会是我们香港人的对手?

问题是我们以高价得回的食物都去了哪里呢?假如买回来的东西恰巧是我们都能消耗得掉,都刚好是我们需要的,那还叫情有可原,可惜不是。每一餐我们吃不下的食物,每一天厨房里过期的菜肉,每一晚超市丢弃的卖剩的货品,全是我们用十亿贫民和许多国际救援组织付不起的价钱抢回来的。如果我们只买自己需要的分量,食物或许不会这么贵,那些濒临死亡的灾民或许就能多活几天……

情况就像一个穿着皮衣的富人和一个赤身露体的穷人在争购一匹布,富人买下了那块布,却在冷得全身颤抖的穷人面前好整以暇地放一把火将它烧成灰烬。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