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人车争食的年代

很多不用靠罐头过日子的人最近突然发现,原来一罐最普通不过的豆豉鲮鱼竟然已成了奢侈品。还好,豆豉鲮鱼不是我们的主食,谷物才是。然而,正因谷物是全人类的主食,我们才更该恐惧一场「沉默海啸」的来临(『沉默海啸』是《经济学人》形容近日全球粮荒的用语)。

眼下的灾难完全不像我们过去所理解的饥荒,首先它不是甚么天灾造成的,既没有大规模的干旱,也没有疯狂的冰雪,农作物根本没有失收的迹象。换句话说,它不是在供应上出了问题,而是需求一下子增加了许多。第二,它不是局部的。这回不是某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困境而已,而是好几个国家同时陷入全面暴乱的边缘。从拉丁美洲的海地,到亚洲的巴基斯坦,再到非洲的布基亚法索,大家都在喊着「政府下台」。

过去两年,玉米和大米的价格狂升两倍。结果就是联合国世界食物计划的负责人席仁(Josette Sheeran)所说的:「对中产阶级来讲,它意味着医疗支出的减少。对每天收入有两块美金的人而言,它意味着没有肉吃以及孩子要退学。对每天只有一美金收入的人而言,肉和菜都得完全放弃了,以求还有谷物果腹。至于那些收入不到五毛美金的,这就是彻底的灾难了。」为了生存,最穷的人开始出卖自己维生的工具,拆下房顶的铝片。以后他们还能靠甚么过活呢?

到底是谁吃掉了大家的粮食呢?请回想一下两年前还能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石油公司广告吧。为了显示他们对地球环境的承担,那些广告里看不见一丝黑色的油迹,也看不见半点汽车排出的废气,更不会让你想起这些废气对大气层的严重影响。相反地,我们看见的竟然是一幅蓝天白云,满地鲜绿植物的美好景观。他们贩卖的就是生物能源了,有那一大片的玉米和棕榈,自然就不会再被污染。由植物提炼出来的乙醇是石油的最佳代替品,它保证了人类的未来。

为甚么这些漂亮和谐的广告突然在过去一年消失得无影无踪?为甚么石油商不敢再标榜生物能源的好处?这是因为今天我们全都知道了,那一大片整齐干净的玉米田正是大家要勒紧裤带做人的元凶。

没错,生物能源可以解决石油带来的严重后果,更可以帮助富裕的先进国家早日达到碳减排的目标。可是为了满足美国这些有钱佬的能源渴求,巴西、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等传统农业出口大国纷纷把原来种植粮食的农地辟成能源田,改种专门提炼生物能源的油棕,又或者把本来卖给人吃的大豆、小麦与玉米拿去喂车。不幸的是,汽车的胃口是很大的。装满五十公升的汽车油箱所需的作物够让一个人吃足一年,也就是说你入一次「油」就已经干掉了一个人一年的食物。

人类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才不过两年以前,我们以为自己便利的生活方式可以完全不变,车照开,气候还不受影响,只要用田地代替油井就好。没想到今天的局面竟然成了人车争食,如果大家照样以拥有一部汽车为荣,这个世界上因此饿死的人就会愈来愈多。

不要以为罐头加价和大米供应紧张只是一时波动,不,不是的。几乎所有学者都同意,贵价食物年代业已重临,已经变质的田地是改不回去了,或许能够解决问题的新技术则没有十年都还推不出来。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