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如果你爱国,你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且让我们平心静气地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经过一圈奥运火炬的传送历程之后,中国的形象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差了呢?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责任又该归于谁呢?无论火炬传到那里,示威就走到那里,而批评中国的声音也必定随后出现在该地的媒体之上;莫非这都是其他人的错,莫非全世界都要和中国作对了吗(朝鲜除外,因此内地有一些网民称赞朝鲜,觉得始终是金正日够朋友。照此看来,我们还是全面学习朝鲜比较好,起码社会很「和谐」)?

在一片对外的抗议声浪之中,是不是也该冷静问问自己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呢(包括技术上的错误)?就以海外华侨和留学生的爱国行动来说吧,假如他们举的不是五星红旗,而是奥运的五环旗,情会不会有所不同呢?假如淹没日本长野与韩国首尔的不是一片红海,而是一片象征奥运的白色旗阵,当你说起「运动归运动,政治归政治」的辩解时,会不会更理直气壮一些呢?很可惜,我们知道最后的局面并非如此。那是因为大家都抱了一种「以我为主」的思考方式,觉得只要自觉有理,则做什么事就都是对的,我爱国就当然要举国旗了。

外交部不应为打人者护短

且以首尔街头发生的暴力冲突为例,就算内地各个针对外国传媒的网站纠出了再多的问题,发现了再多的造假嫌疑,中国留学生在韩国首都打韩国人(包括记者)的事实始终是人所共见,不容否认的。将心比心,若是一群韩国人在北京对中国人公开上演全武行,然后辩称是对方先动的手,大部分中国人会不会觉得这只是枝微末节的狡辩呢?在这种情底下,外交部发言人竟然还说得出学生们的爱国热情值得肯定之类的话。只要你爱国,就算「情绪稍为激动」地在人家的土地上揍了人家的国民,你毕竟还是爱国的。那些动手动脚的留学生有没有想过,就算受到别人再多的挑拨,只要你忍不住使用了暴力,你就证明了「中国人全是暴徒」的说法,难道就不能换个角度考虑自己的行动吗?

特区政府一错再错

然后火炬来到了香港。大家都知道这几年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宣扬爱国教育不遗余力,力求增加香港市民对国家的认同,改善港人对中央政府的观感。然而,正是这把烧坏了中国国际形象的火把,足以让他们多年来的努力付之一炬。

首先是特区政府向全世界表明,香港或许是个对外开放的国际城市,但只要到了事关爱国大是大非的节骨眼上,什么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就都要让路了。不只来过香港好几次的艺术家这时候进不来,就连只不过来参加座谈会的作家都不准入境。这些动作对许多香港人来说是宝贵的一课,在爱国大义面前,你平素享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暂时悬置的,哪怕它们其实既不颠覆,更不会伤及国家安全。

再来就是那份令人愤怒齿冷的火炬手名单了。奥运火炬抵华首站,我们交出的竟然是如此阵容!素来与香港奥委会主席霍震霆不和的香港首位亚运会金牌得主车菊红自然不在其中,「单车王子」洪松荫也不在里头;港人热爱足球,偏偏我们引以为豪的球坛名宿胡国雄与李健和等人纷纷失踪。代表香港的却是一位来过香港两次的选美冠军,老早就在自我宣传要练跑步的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坐轮椅去传火炬的不是勇夺伤残奥运会4面金牌的剑击名将张伟良,而是人大前常委曾宪梓,再加上一堆商界名流和名不见经传的亲中区议员。我真的很想知道,要是有人去抢曾宪梓手中的火把,他会不会谴责人家「把奥运政治化」了。

四川做得比香港漂亮

不要辩称旧金山火炬传送队伍的运动员比例还不如香港,他们有35个名额是全市征文比赛的得奖者。连内地亦有大量平民自动报名入选,四川省更把高达八成的名额留给了劳工阶层,其中不乏平日跑遍山区的邮差、老老实实的低级公务员和见义勇为的平民英雄。假如那些忙于自荐争光的人稍稍有点公关常识稍稍有点大局观,假如那个组合很神秘运作很黑箱的「火炬手遴选委员会」稍为有点政治智慧,出来的名单应该会有被大家「消费」得不亦乐乎的天水围街坊、SARS疫潮的康复者,以及殉职公务员的家属。

可惜没有。霍震霆竟然认为这份满布亲中权贵,酬庸气味浓得中人欲呕的名单是「香港社会的缩影」。其实他也没说错,某程度上,这正是香港社会权力结构的缩影。我们知道,北京奥运是国家大事,支持京奥就是爱国的表现;而一说到爱国,一说到国家大事,则无论其诠释权与操办权都向来不属于全港700万人。爱国是某一圈人的招牌,是某一圈人的专利;和中央沟通等种种国家大事更是他们的禁脔,旁人插手不得。既然奥运是国家大事,传送火炬是爱国的表现,一向爱国爱港的这圈人又怎能落于人后呢?

与普通人所想象的不同,这个小圈子不以为传送圣火是个面向社会面向全民的表演,他们把它看作是个人荣誉,犹如紫荆奖章;他们更把它当成是种政治身价的寒暑表,可以反映自己在圈子里的排名与行情。所以一份本来属于全香港的名单变成了他们自己人的兵家必争之地,在「以我为主」的思路蒙蔽下,什么代表性什么主流民意全都可以放在一边凉快去。接下来,最吊诡的情就发生了,本来是要鼓动社会一片红心向太阳的盛事再次让一般市民发现原来爱国是这样子爱的,所谓「爱国阵营」原来都是这种货色。除了受到个别上游组织发动的群众,和听命于民政事务局的公务员必定要上街欢呼造势,本来会不会有更多普通市民愿意主动去为这帮人打气呢?原来也想亲身目睹火炬的人,这时会不会怕自己成了黄金池与李泽巨的fans?原来对火炬不感兴趣的人或许会想为钟尚志医生等SARS英雄喊加油(如果他们是火炬手的话),这时会不会坐在家里冷眼旁观呢?

一把火炬,不只烧红了海内外华人的民族主义,也烧红了世界的眼睛。同样一把火炬还照亮了香港,让人看见我们不单不如其他国际城市,也不如港人惯常俯视的内地城市。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