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万众一心,表达不同

(上)

四川震灾发生之后,我和许多人一样,无法入睡,只能日夜守在电视和计算机旁边,一边等着最新的消息,一边忧心如焚地思忖着自己到底可以做甚么。除了捐款与诵经,我们这些身在远方而且没有专门技能的人,到底还能帮上些甚么忙呢?

然后我看到有人开始质疑震灾前的预警工作。据说早在5月3日晚上就有群众致电四川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查询将要发生大地震的消息;可是当局视为谣传,于是开始了「辟谣工作」,并在四川省人民政府的官方网页上发布在有关当局的主动解释,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的消息。再来则有人批评灾区的学校建筑有问题,其中极可能发生了偷工减料的情况,否则倒塌的怎么多是学校呢?

这种种反思言论发出之后,自然会引起一些网民的不满。他们会想,这都是甚么时候了,大家应该一心救灾,而不是坐在一边批评这个讥讽那个,与其空谈,不如行动。

我一向仰慕敬重的钱钢先生也在《现在是解民于倒悬的关键三天》(《南方都市报》2008年5月14日)一文中指出:「有的传媒朋友,现在就把注视的焦点集中在问责和反思。我想对你们说,你们想做的这一切都应该做,但现在不是时候。至于有的传媒,震中信息尚且朦胧难辨,就已经主题先行,搞策划,玩深沉,就更不合时宜」。

我完全同意钱先生所言,在基础事实都还没办法弄清楚之前就开始大搞策划,确实有违媒体的根本操守。然而我又明白此乃市场化时代的机制式冷酷,那些媒体的编辑与记者何尝不伤怀息切如你我,说不定他们私下还捐赠了许多现金与物资。只不过为了在剧烈的竞争之下脱颖而出,找到自己独特的角度,于是想方设法地建构与别人不同的主题,试图在一片震灾的报道中独树一帜。

(下)

上篇谈到,有说救灾未成便大谈当局没有做好地震预警工作,我亦同意在基础事实没弄清就开始「大搞策划」,实有违媒体的根本操守,但此乃市场化时代的机制式冷酷,也迫于要找到一个独特的角度,我深信编辑与记者何尝不伤怀急切如你我。至于那些现在就把焦点放在反思和问责的论者,我就实在不敢苛责了。我相信他们的意见实在不是源自凉薄的心态,而是另一种关怀的表现。受到这么大的震动,除了默哀、祈祷与捐助,他们一定还想找到更多的表达途径。

思量下来,你很自然地就要问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悲剧是不是真的不可避免;你也很自然地会想这一切又该如何防止,是不是还有更多更好的预备工作呢?

没有人只想「空谈」,问题是除了为救灾工作打气,除了以言语表达哀思之外,绝大部分的人还可以说些甚么呢?人的思维广阔,几至无限;而言论的表述则是此无限思维的直接产物。要他们不在这时候说出他们想说的话,某程度上就是要求大家只能用一种思维方式去体现「万众一心」的崇高。

我们常常强调「万众一心」,不一定是否认差异存在的事实,只是总想界定差异存在与不存在的最佳时机。所以在奥运火炬惹起对立的时刻,有人就要再三强调「一致对外」,停止批评自己人。

在西藏发生暴乱的时候,就应该团结起来谴责暴徒,不要来甚么反省。然而,谁去界定万众一心暂停差异的合理时刻呢?基于甚么标准?所谓的「万众一心」又该怎么个「一心」法呢?

同样地,对于那些实时批评防震救灾工作做得不够好的朋友,你也不能用「万众一心」的布条去暂时塞住他们的嘴。如果他们有任何问题,那顶多是不顾大家的感受,不懂方便善巧的法门,所以说出来的话不只令人听不进去,还徒惹反感。

不过,不只差异毕竟是不容抹煞的,连另类意见与言论出现的时机也不知道万众一心究竟是甚么意思有甚么效果(假如一切的声音都是哀悼与同情,灾况就会好转吗?)更何况大家或确实享有同一种心情,只是思考的路向不同罢了。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