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救灾饼干

四川震灾发生之后,有些热心的朋友终于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带自己筹集的善款前赴灾区。他们不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救灾人员,也不是任何非政府组织的成员或义工,他们只不过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直到抵达前线,他们才想起一个很根本的问题:那笔钱该怎么用?当然要买些食物吧,可是要买哪一类型的食物才适合呢?三年前南亚大海啸发生之后,全世界的救援物资源源不绝地送到灾区,打开箱子,才发现面竟然有大量薯片及口香糖之类的零嘴,使得许多工作人员啼笑皆非;难道口香糖能够喂饱灾民吗?

朋友曾经想过要不要买些方便面,但很快就知道这个念头虽然直接,但却很荒谬,灾民要到哪去找热水?水不够,能源也非常短缺,怎还有余裕用来煮面吃呢?我忽然想起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赈灾食品,那就是粥了。王朝时期,每逢水旱天灾,政府就会在各地要津设立「粥厂」,用有限的米煮出一大锅稀粥,一天派发一次,让饥民自己过来吃,通常一人只能分一碗。施粥赈灾的「粥厂」不一定是在室内,遇上特殊情况,它就干脆开在道旁,有点像路边小摊。那毕竟是属于柴火的年代,我们现在习惯了瓦斯和电,再也做不到这种生火煮粥的古方了。

灾前两天,我还在成都,被朋友带去一家标榜古菜新做的高级饭馆。饭馆老总很自豪地介绍了几道完全不辣的失传名菜,他说川菜并不是非辣不可。其中一样是鸡汤,色清如水,几近透明。原来是用了老鸡云腿,文火细炖达竟日之久。然后先隔掉粗渣;又把鸡胸肉打成泥,搓成肉丸似的一团放进汤再煮,它就有吸收一切肥油的效果。最后取出肉团弃而不用,就剩下一盅怎么看都不像鸡汤的香浓鸡汤了。师傅还要以骇人的刀功把一砖豆腐切成一朵花瓣层层迭迭的菊花,配上几枚野菌,一一放在白瓷小汤碗之中,美其名曰「清水白菊花」!

生好美食,我常常忘了食物的本质。有朋友当过解放军,直到现在还很怀念野战训练中的果腹粗粮,老是说它的味道多香多甜。有一天,他托人带了一个小铁盒过来,郑重宣布这就是买也买不到的军用粮食了,原来是很厚很粗糙的饼干,一小袋有三块,刚吃第一口,只觉得它比一般饼干油腻,味道偏甜。大家边吃边聊,一不留神,我很快就吃光了一小袋。朋友带诡异的笑容,叫我喝点水。然后他说:「今晚我就用不请你吃饭了,我保证你会从现在开始一直撑到明天」,果然,一经吸水,这三块貌不惊人的饼干居然胀满了我的肚子。赶快看看铁盒上的标示,原来它的脂肪含量远远高于一般饼干,其他所有成分似乎都是以撑坏人为目的。朋友解释:「狙击手身上只要有一块这种饼,就能趴在点上守候目标一整天。它也是最标准的救灾食品,储存空间占得小,填饱人的本事却很大。想想看,饿了一两天之后,这是何等的美味,何等的满足呀!」。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