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还不如满清?(外国人的忠诚二之一)

据说是为了培养政治人才,据说是要把新思维新血液注入以公务员为主的特区政府,曾荫权一口气从社会上招聘了十几个副局长和政治助理,结果却引爆了他上台之后最严重的一场政治危机,从他日前在记者会上的表现,相信特首还是认为自己是对的。

争论的焦点之一是这批新官员的选拔任命极不透明,坊间更有说比黑箱作业来得更黑漆漆。之二是公众知道他们的薪水很高,但又不知道到底有多高,之三则是部分新人拥有双重国籍。经过十几天的全港传媒大逼供,政府终于「从善如流」,公布他们的薪资,同时让他们自己选择要不要放弃外国护照。结果有识时务的俊杰实时宣布不当外国人了,也有人坚持不动摇,认为法律没规定自己就没义务。见微知著,这些所谓的「政治」人才的「政治」承担及「政治」智慧究竟如何了。正是这第三点最惹争论,一向被怀疑不够爱国的反对派借机发难,难得打了一回效忠牌;连一向支持政府的「亲中」报刊也有微言,暗示回归十年之后的新一代官员不该再有双重国籍。

其实请外国人当官,古已有之。唐朝宫廷里不只有胡人,还有朝鲜人和日本人;汉朝则甚至有皇帝差点请了匈奴裔的将军当顾命大臣。再看令人比较熟悉的满清,初期请过欧洲传教士掌天文,后期更聘用英国人主管海关,这可都是举足轻重的要职。

既然如此,为甚么现在的香港贵为一个国际大都会,反而接受不了一个拥有外国护照的香港人担任主要官员的副手呢?再推远一点,我们能不能想象当今国务院的班子里出了个红须绿眼的老外呢?这是否说明现代中国不如往者开放呢?是我们变得更强大了,人才济济,所以不假外援?还是我们的自信心减弱,害怕老外干政?放眼国际,这世上又有哪一个国家会请外国国籍的人马进入内阁呢?别说纯正的外国籍了,恐怕就连双重国籍也不行。比如很多人眼中特别现代、特别开放的美国,它的总统就一定要在美国出生。就算你曾经加入美军为美国打过仗流过血,就算你才两个月大就给抱到美国和其他美国儿童受一样的教育长大;但你不生在美国,你就是不能竞选总统。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