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需要一本饮食指南的指南

很多很多年前,我发现要在香港吃一顿正宗又美味的川菜实在是难如登天,除了尚在大磡村铁皮屋的咏藜园有不错的面点外,基本上找不到甚么象样的川味大菜。于是我依照一本餐饮指南的数据,去了一家位于铜锣湾的老字号。这家馆子最有名的东西是店里悬挂的中国灯笼;第二有名的,据侍应报告,竟是一道「铁板干烧虾球」!没错,就是铁板牛柳的那种铁板,里头放了褪壳虾球,临上桌再把酱汁淋上去,制造出豉油西餐独有的声香效果,是典型「呃鬼佬」的唐人餐,除了酱汁有点红带点辣,它和真正的川菜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那本指南就是香港最老牌的《Hong Kong Tatler Best Restaurants》了。再看它2008年的新版,那家餐馆还在,而且除了86、87两年之外,它从1984年到今天居然年年入选「香港最佳餐厅」,得到的评语是「经典」「正宗」。至于那道「铁板干烧虾球」,仍然是重点推介的名菜。

虽然近年它也开始把「生记」等少数几家民间传说放了进去,但这些真正最佳的老店始终不入那批精英老外的法眼,打不上「最佳餐厅」的榜单,只堪列席「地方风味」的小栏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答案很简单,按照 Hong Kong Tatler的一贯标准,「九记」「生记」这些地方的环境太差,服务不到家,确实不宜上流社会光顾。

假如我们嫌这批老外为主的专家太过精英太过西方中心主义,那么来自「民间」的餐饮指南又会不会好一点呢?《Zagat》是国际知名的指南,和专家为本的米芝莲不同,它动员一般食客,请他们提供评语,再汇编成书,看起来十分民主。这家国际连锁店早已进驻北京上海出过中文版,最近才正式登陆香港。就和《Time Out》一样,香港这座「国际大都会」又一次在出版品上输给了内地,慢人一步。

结果,我发现它竟和《Hong Kong Tatler Best Restaurants》相去不远,「最受欢迎的餐厅」仍是那几家华贵高级的老店。「福临门」好不好?当然好!但这用得着你说吗?相反地,许多装潢不怎么样,位置有点麻烦,可食物做得出色的名店还是缺席了。论全面,它甚至比不上模仿它,但比它更早在港出版的《Wom Guide》,起码后者还有「翠华茶餐厅」和「东宝小馆」。

《Hong Kong Tatler Best Restaurants》的弱项一向是亚洲菜式,除了中菜不灵,日本菜也老闹笑话。这么多年以来,我就从未见过「见城」入选。《Zagat》起码把「寿司广」选进了最受欢迎的日本餐厅;然而,同样入选的还有「Nobu」和「Zuma」,口味非常「鬼佬」,尤其后者,我没听过有日本人说好。《Zagat》背后的「民间」食家究竟是些甚么人呢?我想起了几个「海归」好友,家住中半山,工作在中环,一口流利英语,平日出没Soho和Noho,鲜少到九龙。其中一个来了香港多年,但只去过一次旺角。听说那一次他还带着战战兢兢的冒险心理,不是怕高空掷物就是怕掉进沟渠;我忘了问他有没有穿上迷彩装。

各位,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向大家报告,香港的餐饮指南市场业已沦陷;回归十年,这块宝贵的领地有再度殖民化的危机。没多久,连米芝莲香港版也要出炉了。根据东京吉兆没有入选东京版,那一些得星的店子却不敢以此张扬的经验看来,我等平民也不可期待香港的米芝莲。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