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爱国怎么毁了传媒

伊拉克战役结束已久,英美主流传媒自我反省的声音才渐渐浮现。有较资深的记者还写书回顾当年的愚蠢,忏悔盲目。回想开战初期,民间示威人士那种「为了石油流血」(Blood for oil)的口号备受美国各主流大报忽略,许多论者批评这种说法浮浅无据,不值一哂。但事后看来,他们自己支持的种种开战理据难道不也一一落空?

美国政府不能直接指挥传媒要宣传甚么重点,也不能为它们随便设下宣传重点,但它可以利用「政治化妆术」(Spinning)技巧,散发对己有利的消息,甚至捏造「内幕故事」引诱渴求独家新闻的报刊,也有人认为复杂的政治商业网络也形成了巨大压力,使得媒体必须小心谨慎,以免得罪大企业失去了广告。但不论是政府的公关手段,还是政商勾结的压力,这全是惯见风浪的传媒应付惯的,并不致于让《华盛顿邮报》等老牌大报几乎发不出一点异见声音。其实,真正杀得了他们的,正是「爱国」的氛围。「九一一」后,布殊政府最成功就是利用人民不安和恐慌的气氛,奠定反恐的基调。由于「反恐」,政府的权力得以扩张到了威胁三权分立的地步,政府能够视个人私隐如无物,铺下监听监视的天罗地网,也得以公然虐囚,将关塔那摩基地变成法律进不去的化外之地。利用「反恐」名义,共和党政府把自己打造成最坚定的爱国者,好像比人民自身更明白人民的利益是甚么。

政府主动散播大量杯弓蛇影的讯息,使民间弥漫一片疑惧,在这种情绪之下,谁的态度越强硬,人民就越相信谁。那么,还有比发动战争更强硬的主张吗?于是针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就变得不可置疑了,主战者不用罗列任何指控的证据,也不用研究战争的成本及后果,只要冠上「反恐」名义,把人民的不安无助转化成有目标的愤怒,让战争变成一场复仇血恨的爱国战争。政绩拙劣的共和党之所以赢得连任,基本上靠的就是这个。

甚至直到今天,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还在利用「爱国」去挑对手的毛病,其幕僚更在访问中坦承:要是今年美国再遇恐袭,选情将对麦凯恩有利。国家的灾难竟然成了政府扩大认受性的资本,共和党是个发国难财的政党。标榜独立客观的美国主流传媒就这么倒了,不支持战争就是不爱国,挑剔政府也是不爱国,他们怕的不是白宫,而是被当局挑动得异常亢奋的人民,也就是花钱买报纸的读者。

当然,这里还是假设了他们有自己清醒的看法,才谈得上爱国与否。其实传媒工作者也都傻了,他们也都变得很「爱国」(官方定义下的「爱国」),他们也都相信萨达姆侯赛因是必须铲除的美国敌人。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他们质疑政府的地方主要是作战的方式,而不是动武的原因。回顾这一段经历,它绝对是美国新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奉「爱国」之名,主流传媒竟然自动靠拢做其喉舌,牺牲异议和真相,结果美国付出的代价就是士兵的生命,数以千亿计的金钱,以及得之不易的国家声誉。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