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食物的「邪恶」(之二)

只要不是茶餐厅或者快餐店,通常在外用餐,侍者和经理通常都会过来客气地问问意见。这时候,我们吃饭的人也往往会有一套标准答案,一时要是想不到该说甚么,又或者不打算认真讨论的话,就从那堆标准词库里面随便找几个字眼敷衍算了。其实就算饭后想在脸书和博客上面认真评论,我们也会发现,可选择的文字表述也实 在多不到哪里去。

但有一件事是我最近一年才忽然意识到的,那就是在用英文谈论食物的时候,我的字词选择和使用中文的时候原来是不同的。就 拿上周我说过的那道三星餐厅里的朱古力雪糕来说好了,它的味道那么强烈、那么深沉,以至于侍应一来,我就不假思索地告诉他,这个甜品很「evil」(邪 恶)。要是换在一个说中文的环境,我还会用「邪恶」这样的字眼去形容一份朱古力甜点吗?当然不。但这是为甚么呢?

表面上看,以「evil」之类的词语形容甜品,是英文里头的常见习惯,不足为奇。因为大家总是觉得甜品是种很有诱惑力的物事,明知不该多尝,却又忍不住一口又一口地把 它吃完。所以在英文的餐厅评论网站里头,许多人还会用「上瘾」、「犯罪」、「引诱」、「调皮」之类的隐喻去谈甜品,以至于一切高脂肪高卡路里的食物。请注意,重点在大家似乎都觉得这些食物是不该吃的,只是它们太过诱人,而我们又意志薄弱,斗它不过,只好像夏娃被骗一样,心甘情愿地上当受罪。

为甚么这类东西不该吃?当然是因为它们不够健康,不单破坏了我们的减肥大计,甚至还会带来很多慢性疾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吃喝上讲,这就是纵欲了。好玩的是,面对某些精致华美的食物,说英文的人还会用上一些和性欲相关的词汇去形容他们的体验,比方说「orgasmic」(高潮的)。于是食物就此平添更多 的罪恶,不止对身体不好,并且还有道德错误的嫌疑。尤其朱古力和生蚝之类的东西,本来就有催情的传说,无法自制地贪食这些食物,好像就同时暗示自己真的克 制不了自己的性欲似的。放纵欲望,任由它摆布自己的理性,这自然是不对的。所以我们才会用上这一套和道德评价相关的字词去介绍那些食物。相反地,你何时见 过有人用「引人犯罪」和「性感」去形容一盘青菜沙律呢?

大概是无意识的习惯使然,虽然我不真的觉得一份朱古力雪糕有那么邪恶;可我还是用了「evil」去回应侍者对它的探问。问题是我为甚么不真的认为朱古力很邪恶呢?那是因为我的母语是中文,在我们说中文的世界里头,吃就是吃,好吃就是好吃,没有人会把食物拉到道德层面的高度。我们的文化里头没有基督信仰式的原罪观念,不容易把食物联想到纵欲的罪恶上去。即使我们有些传统上被认为具有催情 壮阳神效的食物,但大家吃的时候还是性高采烈(甚至更加性高采烈),从来没想过自己正在偷尝禁果。

所以今天有些电视节目上的漂亮女主持偶尔用上「引人犯罪」这类的说法去表述食物,我们一听就会觉得不太自然,觉得她们「鬼鬼哋」。因为那实在不是中文谈论食物的方式,也不是华人会有的心态。我们对着食物的时候,从来不带内疚,也从来不觉得那是个攸关道德的选择。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