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鬼佬点中菜

我有一个北京朋友,江湖人称「罗老六」,据说那是因为他对「六」这个数字很迷信。大家去吃饭,最怕他点菜,因为他点菜的方法是从菜牌上的第一道菜数到六,然后点那第六道;接着再数六项,挑出第十二项,如此类推……。五个人吃饭,他叫六样菜;两个人吃饭,他还是叫六样菜,要是客人坐满一桌,他就点十二道,刚好一人一款,而且十二还是六的倍数。于是和他吃饭,实在是对一家餐馆的莫大考验,因为很少有地方的水平会那么整齐,每道菜都做得那么好,恰巧让他这种点菜法能点得样样都好人人都满意。好在他是个豪客,又据说有些馆子为了迁就他,刻意把特色推荐排在菜牌上第六位以及六的倍数。

有些人天生不会点菜,或许是不懂吃,或许是无法想象合理的菜式组合(例如上海的名编辑陆灏,好吃猪肉,总是叫来一整桌东坡肉、樱桃肉、酱方、蜜汁火腿、红烧肘子……);更有些时候,是根本看不懂菜牌。

中华美食博大精深,连菜牌都分外深奥,如果没有一点常识,恐怕连最基本的「美点双辉」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更不要说「佛跳墙」了。所以,很多年前我就开始留意菜牌的翻译问题。已成近代翻译史上经典之作的「fxxkfrycowriver」(干炒牛河)我没碰过,但是「buddhajumpwall」(佛跳墙)倒是亲眼见过。

我觉得美国人来到中国,一定会吓个半死,看到「cowboyleg」(牛仔骨)这样的菜名,他们会不会以为这是家专宰他们西部牛仔的黑店呢?还好,中国人吃东西的态度很宽容,绝对不搞种族歧视,肚子饿起来连自己的皇帝都不放过,所以有这一道「Thefarmerissmalltofryking」(农家小炒皇)。大陆菜馆的菜牌英译,套一句近年用滥了的俗话,那真叫做「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老外在中国用餐于是成了包含幽默、悬疑、血腥和惊喜于一体的特殊体验。

请不要误会,我无意讥讽,而是真心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让不懂中文的鬼佬如堕五里雾中,让懂英文的同胞哈哈大笑,如此菜牌实在是世上一绝。可惜为了配合奥运,北京市政府最近终于推出了菜名英译标准,要求全市餐馆跟随。本来这种事大可交给市场自决,如果店家觉得有需要,自会请人代笔修理,不劳政府出手。这么多年以来,这类菜牌仍然健在,表明外国游客都很能接受,甚至甘之如饴,实在不用急着改变。

这份标准菜名英译,我还是把它当成教材的好,要知道很多误译错译的来源根本是连中文都没搞懂。例如「干炒牛河」之所以成了「fxxkfrycowriver」,是因为「干」的简体与「干」字一样。除此之外,它还能教育大家不要太依赖计算机,因为绝大部分的问题是翻译软件导致的,所以不少错译几乎是全国通行,比如说「木须肉」变成了「woodmustmeat」,「京都骨」变成了「ribinkyoto」;无论大江南北,你都看得见这些名字。有了这份教材,我们起码能对语言和它的翻译长点见识。

说回菜单,我还是相信有点谜团是好事,而且正常。记得小时候上日本菜馆,我也以为「松板牛肉」是种放在松板上的牛肉。人总要长大,总要学习,就让老外渐渐习惯「cowboyleg」也没甚么不好,他们不也是如此学懂「tofu」的吗?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