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关心讨论的质量

知识分子总是有一些公共性。上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学者科塞曾给出一个定义:「他可以靠思想生活,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为了思想而活。」可见一个人是不是知 识分子和他从事什么职业没有太大关系。前几年,一位旅英的波兰学者鲍曼提出,「知识分子除了为思想而活,还要关心正义的问题,关心审美的问题,关心真理的 问题。」

在当今中国,「公知」已被严重污名化,「精英」也成为一个负面词汇。我们对此可作一个社会分析。首先,中国贫富差距很大。第二,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的分配 存在扭曲和不公正。一些学者,尤其是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常常遭到攻击,还牵扯到很多著名媒体和媒体人。他们常常被另一些人描绘为这种扭曲和不公正的辩护 者。

对「公知」问题的讨论往往迅速转移到对这群人人格的讨论,使得更重要的有关国家重大社会分歧的讨论变得不可能,这是政治讨论庸俗化的结果,只剩下「五毛」对「公知」这两种简单的标签。

我并不想为「公知」正名,而是要说,随便骂人不利于一个健康讨论的气氛和环境。如果真是知识分子的话,他就要关心讨论质量的问题。有一个问题许多人在反 思,但不好意思讲出来,就是精英知识分子对庸俗的投降。当你为了追求社会影响力,牺牲掉质量上的底线,这样的影响就背离了你的原意。

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时代精神」,不独中国如此。一个人如果关怀社会事务,他当然是一个知识分子。首先一个人要认定自己的立场,是为了承担这样一个身份带 给你的压力和责任。这并不是让你抛弃草根大众,你当然要关怀整个社会,影响所有的事情,但是,不要忘了,还要为思想而活,思想是要讲质量的,思想的讨论和 发掘是应该有严格的方法要求的,态度应该是认真和严肃的。

摘自作者在首场「云知道」文化沙龙上的发言

【来源:新世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