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美国也有

在我的「自由派」朋友圈子里头,我大概是最「反美」的一个。但是严格地讲,那也不能算是「反美」,常看美剧,喜欢美国音乐和文学,甚至还有不少美国好友, 这又怎能叫做「反美」呢?只不过受到欧美「左派」思想的影响,承续了杭士基等知识分子的批判传统(可别忘了杭士基也是个美国人),对于列根以降的新自由主义浪潮,对于美国外交政策背后的霸道主张,我实在生不出太多好感。每回就此大放阙词,都会叫我的朋友侧目。例如十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和西方能源企业关联的文章,就被刘瑜妹妹教训了一顿,说我信了「阴谋论」。

可是你看最近「斯诺登事件」搞出来的这些风波。根据目前一些媒体报导所言,先不说美国国土安全局对自己国民隐私的侵犯,它又凭什么跑去记录和监控那些外国 人的电子通信呢?谁给了美国政府这么大的权力?而那些号称「不干坏事」的网络巨头,居然也背着用户给美国政府开了这么大的后门,岂不自掌耳光?

我知道,我们仍然可以说美国的媒体自由保证了某种底线,使得这些消息能在美国曝光;也可以相信美国的权力制衡依然管用,能以国会的力量跟进调查。但这一切 都不能漂白美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的问题,即使是「丘奇委员会」(church committee,1975年由法兰克·丘奇倡议主持,现为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成立之后,专门设立审核政府情报工作的特别法庭,也在最近的 报导中被认定是块情报部门的橡皮图章,完全起不到平衡官僚的作用。同时我还猜得到,这桩新闻会在中国引起怎样的舆论反应。其中一种,大概就是幸灾乐祸,一 方面大力抨击美国官方侵犯全球人民的隐私,专权霸道;另一方面则说美国人说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然后结论大概就是我们都很熟悉的「美国也有」的逻辑。所 谓「美国也有」(或者「美国也是」),其实是种什么都可以往后头装的说话方法。比如谈到中国校园的安全问题,我们就能响应「美国也有校园枪击案」;提到中 国官场的腐败,便可拿些例子说明「美国也有贪污腐败」。而「斯诺登事件」,自然就是美国也一样侵犯美国公民「隐私」的明证。

可我从来不能认同这类「美国也有」的逻辑。因为它的潜台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美国既然也犯了中国常见的毛病,所以就用不着光盯着中国不放了。

首先,如果我们时常批评中国的现况,而且在批评的时候不去连带讨论美国的同类现象,那并不是因为我们「亲美」,而是因为我们不是美国人,当然会更加专注地分析己过。不客气地讲,「美国也有」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其次,「美国也有」所诉诸的似乎是种很古怪的「普世价值」:我有喜欢骗人的毛病,他们也有,所以欺骗是很普遍很常见的人类行为;既然普遍,于是正常,欺骗 也就因此算不上是坏事了。这种小学生似的逻辑,从前也在这里谈过,不再赘言。但我想指出,相信这类负面「普世价值」的人,恰巧往往也是平日最喜欢用「国情 不同」和「文化差异」来说事的人,恰巧也是平日最视普世价值为仇雠的同一群人。当人家物议中国网络和通信监察制度的时候,他们就说个人隐私等西方「普世价 值」不能照搬到我们身上,因为我们的国情特殊,对国家安全的理解有自己的特色。等到「斯诺登事件」爆发,他们一方面奇怪地站回捍卫隐私的「普世」角度去抨 击美国,另一方面却又反过来标举负面的「普世价值」,告诉大家西方人一样侵犯隐私。

他们到底想说什么?又到底相信什么呢?假如你真的认为个人通信隐私不容政府侵犯,那你就应该用同样的标准去要求所有国家,不可动辄高谈国情分别;假如你真 的认为个人隐私应该让路给国家安全,那么这时候你就应该大力声援美国政府,夸赞它干得好,而不是反过来加入抨击他们的阵营。

文化当然别有差异,国情自然各有分殊;可有些事情它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理性评论应该建立在首尾一贯的原理之上,不能老是把龙门搬来搬去,对自己不利的时 候反对「普世」,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又一下子「普世」起来。这让我想起「冷战」时代的那个老笑话,一个美国人对着一个苏联人炫耀:「我们有言论自由,我可以 臭骂美国政府。」那个苏联人听了之后很不屑地回道:「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一样可以臭骂美国政府。」

【来源:新世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