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宴的艺术(二之一)

全球暖化、油价高涨与粮食危机是刚结束的八大工业国高峰会最重要的课题。开了几天的会,这群世界领袖没有提出任何一项完满的解决方案。油价为甚么那么高?没共识,粮食分配不均怎么办?要重视。全球暖化要如何应付,大家必须合作。到了最后,我只记得这几位世界领袖吃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主厨是第一位获得米芝莲星级评价的日本大厨Katsuhiro Nakamura,他设计的这顿晚宴还有个主题,叫做「北海道、大地与海洋的祝福」。整餐饭共有十八道菜,包括了鱼子酱、马粪海胆、苏格兰烟熏鲑鱼、毛蟹汤、顶级和牛,以及黑松露配小乳羊,可谓极尽奢华之能事。从照片所见,十几位与会者坐在一间和式宴会厅里,举着小清酒杯彼此祝酒,显得十分愉快。

这餐国宴成了一次公关灾难。全世界还有数以亿计的人正在捱饿过日子,等着这几位富国首脑想出办法伸出援手;孰料他们虽然无能解决全球的饥荒问题,却很愿意用各式各样昂贵罕见的珍品去喂饱自己。这条小花边不只迅速盖过了那些平淡无味的会议内容,成了许多人对这趟高峰会的印象总结,甚至还被凶狠的英国传媒拿来当头条新闻。夸张点说,日本政府花了几亿搞的盛会几乎就毁在这餐饭上了。

我又想起另一个极端。在马英九宣誓就任总统的那一天,他也推出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国宴,请世界各地赶来祝贺的使节与贵宾一起吃便当!虽然那是有名的浊水溪稻米做的便当,但是要国宾吃便当也未免太夸张了吧。马英九的意图彰彰明甚,他要藉此表现他的俭朴清廉,好和陈水扁的贪腐聚敛划清界限。可是台湾传媒并不卖账,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举动太过离谱,有辱台湾人的面子。

国宴实在不是一顿普通的晚饭,它是种表演,表演主人的政治形象。如果说一个人吃甚么,他就是甚么人的话;我们则可以从一个政坛领袖如何吃去判断他是哪一类型的政治人。本来这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的事,八大工业国领袖再怎么吃,也吃不穷这个世界;马英九在国就任当天请外宾吃便当,也不表示他就一定是个节约非必要开支的好领袖。问题是我们虽然都很清楚这点,虽然都很明白国家元首的生活风格不该和他的政绩混为一谈;但我们还是很本能地把国宴之类的公关表演当作是个Statement。于是,国宴就变成一种艺术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