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议会的尊严-告别范徐丽泰

范徐丽泰终于正式退下香港立法会主席的职务,转任全国人大常委。我想,这不只是外间所说的「高升」,还将是她个人的一次议会文化调适过程。回顾当年,范徐丽泰本是港英殖民政府中的本地精英,着意培育她成为香港政坛的要角。怎料在九七前的过渡期内,她的政治立场产生了重大转折,从亲港英一下子变成了亲北京,于是大家就开始觉得这人的政治诚信很可疑了。再加上她当时的言论强硬,于是有人就拿她的发型和着装开玩笑,说她是「香港江青」。

可是自从她出任立法会主席以来,不只连年成为民调中声望最高的议员;退休之际更博得全港政坛及传媒的一片赞誉。不管立场是亲政府还是反对派,几乎没有人不为范徐丽泰在议会的表现叫好。这十年里头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她又做了些甚么呢?

很简单,她只是做好了议会主席该做的工作;严格地依照规定让会议顺利进行,公正地持守中立而不轻易表态。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无非就是按本子办事;但实际上,我们若从一个政治人物的立场来看,就会发现它有多难了。

其次,身为一个民选议员,她一定有她的理念和看法。不过在许多极端敏感的议题上,为了保持中立,她都不曾扭曲议程来达致符合己愿的结果。甚至到了某些只欠她一票而她又有权投票的关键时刻,她也压抑了自己的倾向,放弃表态。在议员犯规或者发言不当的时刻,她直言训诫,不管那位议员是甚么党派甚么背景。

立法会主席大概是最违反议员本能的一回事了;明明有话要说,却偏偏说不出口。那么,这样的工作还有价值吗?有的。范徐丽泰的敬业维护了议会的尊严:在行政主导框架下的政府面前,她让政府必须公开向代表市民的议会负责;在党派林立的议会之中,她顺利地让各方在合法的范围内畅所欲言。如此,立法会方能成为一座公开公平的展示厅,在公众的眼球底下,不同的观点彼此交锋,政府的任何举措皆无所遁形。

当然,更重要的是立法;所有法案皆需议会表决通过,因为理论上议会是各阶层各地区市民的代表,它的决定是公民的决定。虽然香港立法会仍然不是全面由民主普选产生,但它现时的民意基础却比特首大得多了。

最后的一段小插曲:在本届立法会会期终结之日,民主派议员陈伟业在限额之外向特首多提了一个问题,曾荫权也愿意答他,于是范主席破例批准特首答问。但是她事后要求秘书处纪录在案,表明这是主席违规,不值后来者仿效。这是范徐丽泰少有的犯规,也是她最后的「错误」。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