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北京新秩序

北京奥运真能展现今日中国的新面目吗?也许吧。比如说那群粗暴对待香港记者的北京公安。没错,你可以批评是记者先越过了采访区;但是公安有必要在他们已经退回采访区之后,仍然追上去喝骂踢打吗?退一万步地想,这其实也是值得庆贺的新貌。起码如今的公安觉得市民没有遵守秩序排队购票很不好看,很不利于国家形象。他们要求记者停止拍摄,甚至迫令记者交出影带,是因为他们已经领略过传媒监督的威力。要是在一切传媒皆为喉舌的年代,公安又何必害怕记者?

换句话说,至少北京的公安明白买票是应该排队的,而传媒取得的信息是不受他们控制的。如果真有甚么令人欣慰的事,也就只是这两点了。很大的进步呀,不是吗?然而,这些公安为何要害怕外人看到购票人群产生的混乱场面呢?那当然是因为他们收到了「平安奥运」的最新指示,在要办好「平安奥运」的最高要求之下,人群不守秩序也含含糊糊地抵触了「平安」二字的宽泛意涵。记者越过了警戒,就更是不平安不和谐的表现。于是他们出手了,本能地用手去遮挡镜头,忘记这只手掌比任何东西都更强力地说明了粗暴的定义,比任何东西都更清楚地宣告这里有见不得人的事。我想,公安的训练大概不包括在镜头下出手的禁忌,所以我们总是能在电视机前看见全国各地公安警察的手掌。

香港记者也有他们的本能,例如拿之前国务院开放境外媒体采访权的政策质问警员行动的依据。他们忘了这些公安是何等地忠诚。对这批公安来说,上级的命令就是一切,如果上级颁下了最新的命令(让我们假想那条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社会的秩序),那么之前听说过的所有政令法规就都是可以牺牲的代价。在这个国家,法律、政策和命令的界限是很模糊的,你大可把它们全都看成不同类型的指令;而一个指令总会盖过之前任何指令,新指令总是让旧指令自动过时;不管那些旧指令到底是行政命令,国家政策,还是成文的法律。

那些打人的公安可能收到过要善待传媒的指令,也知道境外传媒的采访不用事先申请审批,更知道执法的态度要文明。不过,最新指示来了,最新指示就是最高的指示。现在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保证奥运期间市面的和平秩序。最有趣的是有北京市民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的秩序良好,没有问题。你就别再问了」。明明背景是一堆人冲来撞去,杀声震天。是的,大家都很平安很和谐很有秩序,尽管排队的人龙散乱,尽管记者的喉咙给公安掐了一把。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