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们喜欢他人的不幸

这个世界上其中一样最可悲的事,就是我们为了工作和职业被迫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军人。大家都知道杀人是不对的,但在有必要的时候,军人却要奉命杀人。二次大战结束之后,纳粹党卫军的罪责是一个争论焦点;有人认为他们有份迫害犹太人,责无旁贷;也有人觉得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可是无论怎么说也好,我们都知道有些职业的确能改变人格,或者诱发出人性的阴暗,即使你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专业化、制度化邪恶的一环。

艺人李亚鹏在曼谷机场暴打香港记者,本来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劣行。可是在一内地大型网站的民意调查里面,竟有九成受访者支持他的举动,觉得那个香港记者实在欠揍。为甚么?因为那名记者一直把镜头对准李亚鹏的女儿。尽管后者一直要求大家放过小孩,可是那位记者依然照拍无误,而且要挑拨地响应:「我拍了,你能怎么样?」火气上冲的李亚鹏大受刺激,于是在幼女面前演出了全武行。

大家知道李亚鹏和王菲的女儿天生兔唇,并为此动过手术。他俩为了保护骨肉的健康成长,一直很忌讳传媒对她的好奇。可是一大批娱乐记者硬是要有种你越不让我拍,我就越有要拍的心态。就拿那位被打的记者来说吧,他的目标十分清楚,就是那位天生有疾的小女孩。将心比心,如果你的小孩面部有缺陷,你会不会乐意让大家专门追拍她的脸孔,然后将她的照片公诸于世呢?那位记者何以会变得如此阴暗?更值得注意的,是他还要表示出一种「我就是要拍又怎样」的态度,一种不少娱乐记者曾在其他场合表达过的态度;似乎自己站在真理的那一边,自己是新闻自由的化身。被摄的艺人若是不配合,就叫做嚣张,就是摆款。而艺人越是抗拒,对立越是剧烈,自己就会变得更加正确。因此那位记者才会在得手之后趾高气扬地问李亚鹏:「我拍了,你能怎么样?」到底是甚么使得一个人变得这么没有同理心和同情心?到底是甚么使得狗仔队变成这么扭曲的职业呢?是贪欲,是我们每一个娱乐新闻消费者的贪欲。世界如此可悲,我们不只贪图金钱、名气和地位,竟然贪图他人的痛苦。原来看见一个小女孩脸上的缺陷,竟然也能叫我们满足一时的欲念。至于狗仔队,其实只不过是我们的帮凶,是被我们的欲望歪曲变形了的一种职业。看见一个名人女儿的不幸,真能让你活得更快乐吗?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