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没有logo我会死

不时听闻一些时尚达人抱怨香港人衣着品味保守。虽然他们也说香港人的服装嗅觉已较十年前大有进步,要在闹市街头找出特别叫人难受的样板,并不容易。可是,比起巴黎、伦敦、米兰和东京等地,香港始终略逊一筹。分别不在名牌够不够多,即在口味的判断和风格的塑造。朋友们总爱说:「在巴黎,不知道为甚么,那些人似乎随便怎么穿都好看,也用不着全身名牌」。

为了保证奥运「非商业」和竞技公平的精神,北京及所有奥运协办城市都特别关心入场观众的衣着,不让大家穿上替任何国家和政治作宣传的衣服,也不容各种商业标志出现。甚么叫做商业标志呢?例如大家都很熟悉的「LV」、「Prada」与「Gucci」的字样与商标。香港方面特别提醒大家,只要那些标志超过一吋乘一吋的尺寸,就算犯禁了。此议一出,舆论哗然,大家都说这是限制了着装自由,甚至侵犯了神圣的基本人权。说的也是,对很多人来讲,「自由」首先是种消费的自由;只要买得起,买甚么都可以。你能够剥夺我投票选领袖的政治自由,但是你绝对不能碰我穿甚么衣服的自由。

更重要的是许多人顿时发现自己没衣服可穿,没皮包可用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带logo的皮包提袋,没有logo的上衣外套吗?没有logo,我会死。

全世界都知道亚洲是全球奢华品牌的最大市场,全世界都知道一个OL在香港和东京要是没有一件「LV」就不算OL。我也不用再说,那些印上名牌标志因此价格百倍的商品其实多么可笑多么不划算。早就有人为此著书立说,批评这股名牌大潮造成「廉价的奢华」。使得那些在任何东西都能印上品牌标志,因而就像印钞票一样大赚其钱的老店都开始害怕了,所以要为最精英最富贵的少数顾客开办特别服务,为他们提供度身订造的产品。

真正可悲的东西在于我们的品味居然如此单元,完完全全被某一个阶层垄断。时尚达人称颂的巴黎与伦敦其实不过是许多西方社会学家眼中的正常社会,那里的确也有站在品味金字塔的精英阶层,界定了甚么才是大家最该追求最该膜拜仿效的生活风格。

可是除此之外,总还有些不同的理想,不服输的另类主张,例如一群永远带点印度风的嬉皮式波希米亚,永远标榜工人阶级文化的Dr.Martin死忠追随者。他们要不是自有心中的另一套「名牌」,就是干脆鄙视万人景仰的正统名牌。正是这形形色色的风格选择,代表了一个社会的文化资本结构之深厚多元,成就了时尚达人口中的「点着都好睇」。

我们的可悲则在于这里只有一种价值,一种品味。所以你如果做不到由头到全身名牌,而且季季新款;你就只好用掉一个月的薪水,买一件印着logo的提袋陪你三年,甚至哪怕只是一个钱包。至少它证明了你也有名牌。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