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奥运开幕式也是一场比赛

没有开幕和闭幕的仪式,奥运就不算奥运了。明明是世界各地在体坛上激烈竞逐,明明是民族主义得到最大抒发和巩固的舞台,奥运如何可能完成它那世界大同、人类一家的理想呢?答案就在这两个仪式。在开幕和闭幕之间那短短的十几天里,紧张了四年的运动员可以拼个你死我活,各国可以夸张地宣示自己的成就;但是这两个仪式为这一切穿上了和平的外衣,保证一切都只不过是场游戏,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奥运的开幕或先为接下来的竞赛定下和平友谊的基调;闭幕式则替之前的胜负恩仇划上句号,修复大家的关系,回到奥运神话的主调。

这也就是为甚么世界杯的开幕式比较不受重视的原因了。同是全球最受欢迎,最多观众收看的体坛盛事,世界杯可用不着背上那么多的价值负担,比赛就是比赛,胜者王败者寇,连亚军都没有人会记得住,非常赤裸。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则要继承创始人顾拜旦(De Coubertin)的理念,强调全球青年的大团结与人类一家的未来希望。这等抽象的价值无法体现于激烈的赛事之中,所以就要靠开幕和闭幕的仪式把它表演出来了。

因此现代奥运会在开幕的时候一定要完成一套已成传统的仪式:各国代表列队进场、开幕宣言,运动员宣誓、点燃火炬、释放和平鸽……本来一切行礼如仪,没甚么值得惊喜的地方,直到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

许多西方学者以为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是奥运会开幕式变得很重要的分水岭,其实不是。之前的莫斯科奥运就已经利用人山人海的战术把它弄得很壮观了。那是冷战双方斗得难分难解的年代,美国带头的杯葛行动刺激了苏联,使得他们决心要创造一场完美的盛大表演,可惜那些西方学者没有在自己的国土内看到它的实况转播。

然后才轮到洛杉矶奥运会使用史匹堡的手法,炮制出一次令人惊艳的「复仇」,还对手颜色。二者一来一回,原来是可以休兵了。但是1988年的汉城奥运又成了南韩决心展示「东亚四小龙」风范的良机,彼时的南韩独裁政府不仅要靠它宣传亚洲人站起来的气魄,更要对内博得国民的认同和欢心,这个开幕式不大搞一番是不行的。

于是一个新传统就出现了,巴塞隆拿、悉尼和雅典,每一届开幕式都是号称是史上最壮观的一次,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花钱。原本是要叫大家先礼后兵倡导和谐的开幕式遂成了另一个战场。这个战场甚至比真正的竞赛还激烈,也还叫人期待。国家颜面,尽系于此。问题是,怎样在夸耀国威彰显民族文化优越的同时,还保住了奥运开幕式那非竞争的原始精神呢?这就是考人的难题,也是最大的看点了。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