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际友人

大部份人都觉得北京奥运开幕式找一个小女孩为台前另一个漂亮小妹妹幕后代唱是不对的,大部份人也都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想要震撼世界夸耀国威,所以才不惜出此「假唱」下策。不是说这种双簧技俩很正当,但要是换个角度来想,如果把它当成一家人办喜事,太想令宾客满意的话,我们的感觉又会不会有点不一样呢?自从奥运火炬的海外传递屡遭抗议以来,「我们办喜事,你们却来砸场」之类的说法就从未停过。可见对许多国人来说,京奥就像场婚礼寿宴似的大派对,我们得租下五星酒店的大礼堂,布置得格外堂皇,服务得特别体贴;让自己有面子,客人都满意。现在我给足客人脸了,客人却嫌这嫌那的,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吗?

也许这就是内地球迷对中国男子奥运足球队的表现非常愤怒的理由了。在他们对比利时的那场球赛,先后有两名队员因为攻击对手而领红出场。结果网上最常见的话就是「身为东道主,丢人丢到家门口」。恨这帮人老是输球不争气,更恨他们身为主人家竟然在筵席上动手打客人,实在太过失礼。有趣得很,大部份外国传媒在报道这场比赛时都没想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中国人这种奥运就是请客的概念。

京奥开幕之前,市面出现了好几种研究北京奥运和中国体育的外文论著,只有Susan Brownell的《Beijing’s Games:What the Olympics Mean to China》能够这么体贴地从中国人的角度思考京奥的意义。因为这位任教于美国密苏里大学的人类学家不是一般的学者,她还是个运动员,而且是个在全美田径赛中得过五项全能铜牌的好手。更要紧的是她甚至在留学北大的时候代表过北京参加全国大专运动赛,拿了几个冠军,破了几个纪录。那是一九八六年的事了,从那时起,她就一路活跃体坛(她现在是国际奥委会研究中心的七名委员之一),一路把中国体育当成自己研究的田野和对象,成为英语学术界中的中国运动权威。

她这本及时的新书澄清了不少传统误会。比方说中国运动员的训练方式一直被外界诟病,觉得它直到二十一世纪以前都太过军事化太过沉闷,除了吃拉撒睡,就是不断的练练练,充满共产主义的集权性格。但是在北京参加过集训,甚至学过「鹅步」步操喊过口号「推动四个现代化」的Susan Brownell却发现这一套原来源自以前的「青年会」(YMCA),是当年美国传教士带进来的「现代教育」。

又比如说奥运到底和政治有没有关系这个老掉牙的问题,她提醒大家不只奥委会宪章从来没有明文规定「体育必须和政治分开」,而且奥运从一开始就是政治的。使得大家都以为这是奥运精神的原因是好几届奥委会主席都说过类似的话。例如当过二十年主席的Avery Brundage就很爱强调「让政治走远点」,因为当年两岸的会籍问题十分严重,双方都坚持有他没我的路线,又各有后台支持,闹得不可开交。Brundage他老人家烦不胜烦,于是就常常批评他眼中的搞事份子──中国,说它把政治带进了奥运。中国代表的最后响应则是「你是美帝的忠实下人,为它『两个中国』的阴谋服务」,然后退出国际奥委会达二十一年之久。

Susan Brownell究竟是理解中国同情中国的。在她看来,批评中国政府利用奥运对内提高自己的民望对外宣传大国的崛起,是偏颇不实;期待一场奥运带来民主改革人权解放言论自由,也是不切实际。对中国政府而言,主办奥运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和国际接轨」。什么叫做「和国际接轨」呢?趁机改善北京基建是其一,增建地铁和改造前门大街不是为了迎接奥运给人好看;恰恰相反,主办奥运是推动这些硬件项目使北京成为大都会的机会。因为这个大国的一切变化总是藉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渐渐完成,奥运就是一次「运动」。透过这个运动招募志愿者,让他们练英语学接待,可以让下一代人更国际化。教育国民不吐痰懂排队,要大家在公共场所别吸烟,请观众不论自己的选手成绩如何都要为获奖者喝采,这一切都是为了培养文明开放的新国民。连那些北京奥组委的官员,也可以实习协调国际事务和应付外国记者的经验,说不定就是日后的政府中坚了。

我想Susan Brownell的意思是不要好高骛远。中国女排输给美国之后,现场观众不再像十多年前痛骂小山智丽那样,反而用掌声欢送领军敌手的郎平,这就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成就了。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