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两种运动

一八九六年,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诞生的年份。但是对影迷来讲,这一年还有更神圣的意义,因为卢米埃兄弟就是在这一年推出了他们的《火车进入乔塔站》,史上第一部电影。或许这是巧合,可是奥林匹克和电影的确有一个共同的关注,那就是运动了。

从一开始,电影就被认为是一种活动的照片,或者「运动的图像」(motion picture)。它和其他视觉艺术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动得起来,因此可以完成绘画和照片都做不到的事。它能够完整地纪录一个动作的开始与终结,把人体和环境从静态的凝固形象里解放出来。难怪当时的摄影工作者和开发电影的先锋都很着迷于动作的纪录,透过拍摄马的飞腾,人的跑跳,他们使得学者能够看到最细部的动作变化,剖析以往不为人知的生理机制。现在的影迷和运动迷大概没想到,当年的电影还是种科学工具,许多学者从电影里认识到人类身体动作的模式,因而催生了整个体育的现代化。所谓的科学训练方法,要是少了电影这个利器,根本就不可想象。

至于奥林匹克,它当然是运动(sport)的圣殿,但它同时还是一场文化和社会的运动(movement)。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只是这场运动的最重要的核心,不是全部;国际奥委会真正的目的是推展「奥林匹克运动」(Olympic Movement)。于是国际奥委会很自觉地想要保存自己的一切,他们知道自己干的是一场大事;如果没有纪录,任何大事都很容易被忘记。

我们甚至可以说,不被纪录过的事件根本是不存在的。而说到纪录,又有甚么东西比电影更好呢?所以自从1912年的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之后,国际奥委会就开始使用刚刚开始成熟并且普及的电影,开始了奥运官方电影的传统。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