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下一站,伦敦

北京奥运会英国代表团团长说”2012年,每一个场馆的观众颈上都将挂着一块奖牌”,因为他们全是运动行家北京奥运刚闭幕,伦敦那边的倒数计时就接着开始了。第一个问题是伦敦奥运该怎么办才好呢?英国媒体几乎一致认为无论在硬件设施的兴建、赛事进程的安排、配套服务的管理,甚至志工和一般市民的热情参与上,北京都已经立下了一块不可逾越的界碑。更不消提那豪华盛大的开闭幕式了,很多人觉得它不只是史无前例的表演,也可能在好一段日子里不会看见来者。

京奥闭幕式上的「伦敦八分钟」或许可以先给我们看到一点痕迹。可惜,本来就以尖刻著称的英国报刊这回更是像捉住了天赐良机,把这八分钟预告体无完肤地讥刺了一顿。首先是那群卖命的舞蹈员被称为「二流表演者」,然后有记者形容女歌手LeonaLewis「有点淫荡」。至于我的偶像,吉他之神JimmyPage,则被人质问:「他干嘛留一条猪尾巴小辫子?」万世巨星贝克汉姆踢向人群的那一球呢?《每日电讯报》的记者是这么说的:「如果各位没看见这一幕,我可以告诉大家,他就像最近在英格兰国家队里开罚球一样,将球准确地送入了人群之中。」英国传媒是有很多偏见与盲点,但是在嘲讽政治人物这一点上,他们倒是不分内外,公平得很。伦敦市长约翰逊在奥林匹克会旗交接仪式上的拙劣表现有目共睹,于是每一份报纸都像在教礼仪课一样地训斥他:「有没有人告诉过鲍里斯(Boris),在这么高档的场合上,西装外套起码要扣上中间那粒纽扣」(大部分传媒都以姓氏称呼政治人物,例如TonyBlair叫做Blair。只有约翰逊市长,人人都用他的名字Boris喊他)。「老天!他居然没有甩掉旗杆」。「难道他的手就没有地方装吗?为什么一定要插进外套口袋?」「他向北京市长行军礼?这个可爱的举止就像刚毕业的中学生」。

抄到这里,我们至少知道有一点是伦敦绝对与北京不同,它杂音太多。

伦敦奥组委主席科尔在接受记者访问时盛赞了北京一番,谦称下一届主办城市很难和北京比较;接着他突然意有所指地说:好在「伦敦不用证明什么」。有评论家认为这话说得好,很符合英国人低调的性格。但什么是奥运里的低调呢?我想起他们竞逐主办权那一年推出的宣传片,其中有一个镜头拍着老牌「007」罗杰·摩尔正在眺望泰晤士河对面的军情六处大楼,突然有人过来交了一个铝合金公文包给他,打开之后,里面原来是块三明治与一根香蕉。这时画面下方打出一行字幕:「专业但又不动声色的保安」。军情六处大概是全球最高调的情报部门之一,很多游客都喜欢把它的总部大楼当景点,可是伦敦奥运却吊诡地将这种高调包装成了低调:你看得见我们,但你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保安就是种让百姓觉察不到的艺术。

当然说是这么说了,做不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有些事情低调点好,有些事情就得高调了。英国首相布朗还在北京的时候就宣布「要将竞争性的运动带回学校,而不是前几年那种奖牌就是一切的文化。

……在体育里头,你透过和他人对抗来挑战自己,使自己变得更好。……让孩子们做一些以前从未做过的运动,下一个十年就会是这个国家体育最成功的十年了」。

事实上,这也是伦敦奥组委的目标之一,让奥运成为改变小区的动力,使各项运动更普及更流行。参与京奥的英国代表团团长有更形象的说法:「2012年,每一个场馆的观众颈上都将挂着一块奖牌。」因为他们全是运动行家。

伦敦奥运的场馆一定不及北京壮丽,仪式一定不及北京难忘,伦敦人也不一定动员得起来;但是可以肯定,它是不同的。

【来源:南方周末-自由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