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自由党其实是功能党

自由党之所以沦陷,田北俊与周梁淑怡之所以败选,其实是一早就能预见的事。首先,这固然是他们一直以来摇摆不定的政治决定甚至投机性格所致。想当年李鹏飞目光长远,冒险参加直选,虽然失败,但也是好汉一条,而且立下了不错的开局之势。可惜田北俊接任党主席之后,眼见以李鹏飞声名之盛犹落得个败北收场,遂放弃李氏在竞选时铺下的地区网络,退守功能组别以自保。发展日后的地区选举,自在没有刻意经营的情况之下,全凭以小博大下注心理,又怎能侥幸呢?等到廿三条立法之际,靠着倒戈老董得来的一时声势,田北俊就以为将来的选战只要有漫山遍野的广告加上高知名度就好,何其幼稚?

自由党之所以不注重地区工作,问题还不在这种患得患失不敢冒险的小商人格调,也不在许多所讲的公子贵妇放不下身段,而在更根本的定位抉择。他们对地区直选的准备和相关接班人的安排不够投入,是因为他们太过偏重功能组别的小圈子游戏。对这个工商界背景的政党而言,功能组别不只是更容易取胜的地盘,还是争取界别利益最直接的场所。也就是说,一个矢志代表工商界利益和看法的政党,与功能组别的畸形设计简直是天造地设的绝配。

问题是,自由党可以把他们在功能组别里代表的利益,直接翻译成地区选民都能理解能接受的语言吗?不能。因为一边是少数的利益共同体,另一是跨阶层的,意见分歧的大众,你怎能期望自己的诉求和主张在两边都说得呢?世界各地都有亲商政党,其荣荣大者如美国的共和党就是个好例子。但是他们从来都不及只有一套纯粹说给商家听而不及其余的主张;相反地,在促进商界利益之余,他们一定还要有一套完整的社会视野,方能胜得大选。自由党对香港的整体理念是甚么呢?人家就算是减免遗产税之类的亲富政策,也能把它改写或包装成一套符合部分百姓信念的述。

自由党行吗?自由党往往不愿效法其他地区的亲商政党,妥协精英和大众间的矛盾,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亲商但是最终却为大众服务」的全民政党;它就是那么赤裸裸的一个工商党。然后在地区选举里头不伦不类地提一些其实不合党格的,「纾解」民困的诉求。你说,它会是一个适合直选的政党吗?不,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它甚至可能是未来几年内力阻真正直选,想方设法替功能组别借尸还魂的一个功能党。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