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还有小吃吗?

很多人去台湾旅游都爱逛夜市,依照旅行指南找出那几家人龙最长声名最盛的店家,秋风扫叶般地一一征服,然后嘴里五味纷杂,挺着硕大的肚子回酒店瘫躺在床上。这,实在不是一个尝小吃的好办法。

甚么叫小吃?顾名思义,就是一小碗一小碟呈上来,分量不大。几口吃完,点心一类的吃食。不应远图,不须慎重准备就餐前的心情,甚至也不该专门为了几家小吃店规划专门的行程。它是那种住家附近随处可见的邻舍聚脚地,早晨让人在上班前一边看报一边吃,下午让家长接了放学的孩子来此小啖两款点心。它也是你路过一道巷口,见炊烟从转角处升起,凑近一瞧,路边原来开了几张小桌,三两食客悠悠漫谈的所在。

因此,小吃又是一种comfortfood。它太过家常,是一生记忆的节点。在每一个移民和每一个留学生的意识深处,都有几种小吃单纯浑厚的味道缠绕。于是他们一回故乡,首先想到的就是放下行李之后,要立刻奔向回忆中的小摊,直到东西进了口,才真真正正生出一股到家的踏实感受。

在整个华人世界里面,香港、成都、槟城、澳门与台北,是小吃文化的五大都。尤其台北,穷过,于是晓得世道之艰难,一粥一饭得之不易,故再平常再粗野的材料也要用心做出丰富的变化,小吃本色在焉;你见过用海参做的小吃吗?富过,于是开始知衣食,不再专注于基本的温饱,口味变得细致了敏感了,虽小道亦有细节上的繁复讲究,不同店家的风格甚至流派也就渐渐成形。

台北有的条件,香港都有;皆历战乱之后的移民浪潮,同为避祸偏安的停居福地,杂聚了南北各省的文化习俗,又走过了由贫至富的坎坷道路。但是香港今天的小吃文化却呈现出一幅看似丰华实则凋蔽的景象,这是为甚么呢?

首先,我们常见的小吃早已不能说是小吃了。最有名的例子是云吞面,一般店家的云吞固然硕大得离奇,里头藏含了经过化学处理所以寡淡无味的整虾,那碗面条更是分量大到了足以令人饱滞腹胀的地步。卤味、炸品、碗仔翅等本应分门别类专业贩卖的小点,常常集聚于一个屋檐之下,表面上极多彩极丰富,其实没有一样做得出色。然而,食客们还是甘之如饴地大排长龙。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一种贫穷的表现,似乎此城居民从来没吃饱过,总是想用一碗面食果腹;大家都为口奔驰十分劳碌,总是要在一家店里食不知味地匆匆干掉好几种风味截然不同的小点。

我在台北夜市常见香港来的游客成团出没,每人胸上都挂着相机,每人都兴奋地手舞足蹈,目中茫然失焦;而脸上,就是一种香港人苦贫饥馋的表情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