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满街孙子,但是找不到阿爷

对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政党一定是中国共产党,偏偏它是一个没有在香港登记注册的组织,而且就连一个可以通讯查询的电话也没有。如果香港社会还有什么「深层次矛盾」的话,这就是其中一个了。

「同阿爷好熟」的李大壮

梁刘柔芬等三位议员宣布退出自由党,自由党的泡沫化在所难免。一个曾经令某些人寄以厚望的政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原因当然很多,但它的导火线明显是本届立法会选举的失利。自由党前主席田北俊曾公开声称「中联办」介入选举,把他们的票源分配给对手,导致该党地区直选的全面败北。然后大家又看见据称「同阿爷好熟」的李大壮跑出去向田北俊叫阵,把一淌浑水愈搞愈浊。

「中联办」介入香港选举根本不是新闻,只不过碍于香港主流社会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它从来不会承认罢了。可是在这一次的自由党风波里面,却有一些评论家很庄重地为它辩护。他们认为中央政府透过驻港代表支持亲中央的政党是天公地道,不只不违背「一国两制」,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应有之义。

没错,在任何国家的地方选举里面,中央执政党都会为它的地方党员或盟友助选。总统也好、首相也好,往往倾力落场站台助威,务求自己人占尽每一个角落。可是香港的情是这样子的吗?

我们应该分析一下「中联办」到底是个什么机构。

首先,它的五大职能除了联系外交部驻港公署和解放军、管理中资机构、促进内地和香港的交流,以及处理涉台事务之外,还有一项含糊得几乎无所不包的「承办中央人民政府交办的其他事项」。协调香港议会的选举算不算是中央交办的事项呢?我们不得而知,他们也从来没有说清楚过。其实对于一般香港人而言,「中联办」有什么是清楚的呢?我们只知道「西环」很有影响力,但是不知道这股影响力的运作方式,更不知道它和特区政府是什么关系。假如特区政府的高层全是中央任命的,假如它真是中央辖下的地方政府,为什么还要「中联办」去代办中央政府的任务呢?我们不知道。难道它就像其他省市的党委组织吗?我们不知道。听说它的人员编制庞大,很多场合都能遇见它的人员;但到底它有多少雇员呢?我们还是不知道。

把这么一个对普罗百姓来说有点神秘的机构形容成正常中央政府的地方代表,然后为它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竞选工程辩护,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曾钰成何须避

曾钰成刚刚获选为立法会主席,值得恭贺;但是他始终没有圆满回答梁国雄提出的那个问题:「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他只是说:「民建联成立以来,我多次被问这问题,我从来没有回答。因为直至今日,香港人对所谓共产党还带有负面看法……」再也没有比这番闹剧般的谈话更能说明共产党在港处境的了。

中国共产党不只是当今中国的执政党,还是世界第一大政党。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为什么搞到要在国土上藏头露脸的地步呢?曾先生这番话几近间接承认了他的党员身分,但他为什么不理直气壮地告诉大家他的理念、他的信仰。这里不是「白区」,更不再是英国殖民地,为什么共产党还一直处于地下党的状态呢?什么叫做「所谓共产党」?什么叫做「负面看法」?难道党员不应该努力为自己所属的政党正名?为它洗刷大家的误解吗?

这是何其荒谬的事呀!我们在电视上看见国家的执政党召开三中全会,关心它的会议结果,并且直接受到它的影响;可是我们在香港却竟然看不到共产党!

假设有这么一个年轻人,他深受革命先烈的精神感召,课余苦读马恩列毛,觉得党章所说的「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也是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及「科学发展观」为自己的指导;然后他想入党。他该到哪里申请呢?是「中联办」还是「民建联」?它们算是正式的党分部吗?上网没有网页,打电话到1083没有这个登记,原来他在香港是「找不到组织」的。

「中联办」很神秘,共产党是隐形的,结果就是香港满街一堆孙子,人人都把「阿爷」挂在嘴上。无论你干的是政治、商业,还是媒体,你准会遇到一些自称「同阿爷好熟」的人,他们很喜欢说自己「在中南海有条线」。别管他在中南海的「那条线」其实是不是一个清洁工,但他就是有办法让一堆记者围他团团转,让一些「想搵路数」的人看到致富的商机,甚至令政坛老手觉得青云有路。回归11年,香港出了一大批这种人物,也许其中不乏「真系有料」的角色,更多的却是利用「阿爷」幻影般的权威来谋取个人私利的投机分子。

「阿爷」无处不在只会扰乱香港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特区政府却不一定是中央政府在港的唯一代表,甚至还不是最高代表。「中联办」是中央政府派驻香港的协调机构,可是我们却不了解它究竟怎样协调那群「在中南海有线」的人,更不要说几个据称「和领导人有私交」的「大孖沙」了。中国共产党是长期掌握政权的政党,但是碍于各种技术及法律问题,它却不能坦荡示人。所以香港社会就出现了「阿爷」无处不在,但又没有人看得清它庐山真面目的诡异局面了。各种虚虚实实的传闻取代了清晰明确的信息,各种或真或假的人际网络架空了层次井然的权力结构;古典地说,这叫做扰乱朝纲;通俗地讲,这叫做没有了规矩。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