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陈水扁葬送了台独运动

也许中国政府应该颁一个奖章给陈水扁,因为他几乎以一个人的力量,就糟蹋掉了台独运动累积了数十年的道德权威。

不管它的诉求是否合乎理法,又是否符应公认的政治原则,任何一场社会政治运动都不可能在没有道德权威的情况底下发扬壮大。甘地在推动印度独立的时候,他个人的禁欲生活与绝对的非暴力主张就是那场运动最大的道德本钱。这份重要的无形资产不只在他的追随者头上增添了圣洁的光环,还使得许多英国人为自家殖民地军警的暴力行动羞惭得无地自容。印度独立运动的目的固然是「道德」的,现在看来也完全用不着争论,但当年它却不能不倚靠这个目标以外的道德资源去证成它的主张。

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一群善人带领一场立意良好的社会运动,所以有些政府就会想办法谋杀反对运动领袖的人格,希望达到转移视线的效果。例如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马丁路德金,他的立场无懈可击,他的梦想难以拒绝;而且他还顶着牧师的头衔,身具无穷的魅力。当年的美国政府为了消除他的影响,刻意张扬他在召妓之后被埋伏于汽车旅馆外的枪手所刺杀的事实,目的就是要防止他在支持者心目中上升到一个殉道圣者的地位。

还有另一种情形,是一群「好人」带头干一些令人发指的坏事。远如纳粹兴起前的欧洲反犹运动,那时有一批人把自己树立为朴实的农工代表,指控犹太裔的商人和银行家狡诈贪婪。近如阿尔盖达等激进伊斯兰组织,其领导人往往以纯洁忠贞的面目示人,使得他们对西方社会道德坠落的谴责显得更为有力。

台独运动也有它的道德遗产,来自于国民党威权时代的高压统治。那年头的台湾不仅不民主;不仅没有言论、出版,以及集会游行的自由;还有一个「警备总部」的阴云笼罩在所有潜在异见者的头上。严格来讲,当年震撼全台的「美丽岛事件」并不能只用「统独」框架定性,它根本是一次威权政府与民间反对力量的正面交锋。虽然国民党政府赢得一时的胜利,但却因为暴力镇压和不公的审判而输光了所有的道德力量;再加上「林家灭门」等不明不白的惨案,它更为对手造出了「圣人」林义雄,与「为正义而辩护」的律师陈水扁。

随着民进党的成立,台湾的种种反抗力量要不是渐渐被绿营吸纳,就是被政党斗争边缘化,而这一切以血泪换回的道德遗产,后来就都自动转入台独运动的户口了,再经过政治运作加持于「台湾之子」陈水扁的身上。所以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有狂热的追随者站在台北看守所外面高喊「台湾大总统陈水扁!」,相信他真的受到了政治迫害。

可怜这种声音是多么的孤独,这种人是多么的稀少,陈水扁一家的荒诞丑陋已经败坏掉那份得来不易的资产了。他的海外账户每被查出一笔钱,那个历史户口里的货币就少掉了一笔;他越是死命抱住台独的名义,台独的「纯洁」就越是可疑。将来仍然有人会支持台独,也仍将有人出面领导这场运动;不过,若是要想要恢复它失去了的道德光环,却或许是很多年之后的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