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假如一个外国人做了中国的部长

比起新加坡,美国更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的制度和土壤的开放;假如一个非洲移民的第二代都能当总统,那还有甚么是不可能的呢?虽然自从「九一一」事件之后,很多人都感到美国的大门正在日渐收窄,但是又要看看它各行各业高端阶层人才分布的那种族群纷杂肤色參差的景象,便能发现美国始终是一个移民传统深厚 的国家。毕竟,能够使它打赢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且在战后跃居世界領袖之位的本钱,就是一群群渡海而來的移民。

美国也是諾贝尔奖的大赢家,它生产出來的諾贝尔奖得主數目乃世界之冠,这裡头起码有一半是移民或者移民第二代。就拿所有获得諾贝尔自然科学奖项的中国人來說吧,在得奖的时候他们全都拥有美国国籍,其中有最后给予他们良好研究环境和资源的,却是这片大洋彼岸的「侨居地」。

为甚么是美国──而非中国,能让这些中国人摘取学界桂冠?何时我们才能見到一位在中国本土的学术机构做研究的中国学者得到殊荣呢?这是很多爱国心切的中国 人都曾问起的老问题。可是在我看來,我们还可以从一个相反的角度提出另一个问题:甚么时候我们才能見到一位任教于中国大学的日本学者、英国学者,甚至一位 美国学者赢得諾贝尔奖呢?

假如我们的学术体制和环境非常优秀,不只可以吸引已成名的外国名家來这裡过半退休的讲学生活,还能引來一群正处黄金岁月的青壮学者到此钻研学问,那么我们也一定能孵育出顶尖的中国籍学者。

只不过到了那时候,「代表」中国去領諾贝尔奖的人在人种上是不是中国人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个国家的土壤丰美,社会开放,真真正正不负大国之名。

面对人才流出和移民的现实,要思考的课题不只是他们爱不爱国,也不只是怎么留住他们,更是如何不让中国成为全球人才竞争的净出口国。同时我们也许要调整一 下心态,换掉那种常見的种族性爱国主义;想想看要是有一天,一个长得像外国人的人說着一口流利普通话,出现在央视新闻聯播的主播台上,甚至当上了国务院的 部长;我们是不是承受得了?

说起大国,我们时时想起唐朝。的确,唐是当时世上最强盛的国家之一,首都长安的规模在很多年后才被后來者超越。不过,它还是这样的一个帝国:商人巨賈不乏碧眼白肤,政府官员有日本和新羅的留学生;最受朝野欢迎的诗人则出生自国界西陲,身上可能还有胡人血统……

【来源: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