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新年早起

我的新年愿望之一,是要赶上潮流,全面成为东亚「早起族」的一份子。所以我在去年年底买了一本高井伸夫「监修」的《早上十点以前搞定工作》(图解版);结果,我有点后悔。

「早起族」是近年日韩两国的新现象。在大家的印象里头,这两个国家的白领总是彻夜不眠,若不加班誓不为人。尤其日本男性,放工之后还不愿意老实回家,一定要去吃烧鸟喝烧酒,直到走路不成直线才赶搭最后一班电车。日剧里的男女若是赶不上车,还会很浪漫地说一句:「今天在外头过夜吧」,于是双拖手走进爱情酒店;种种温馨,不在话下。可是不知道为甚么,打几年前开始,硬是有一帮人铁下心肠,拒绝通宵夜班的铁规,力抗应酬耍乐的引诱,成了四五点钟就起床的「早起族」。

像是为了预备老年的到来,许多中年人放弃了往日夜归晚睡才叫勤奋的习惯,一大清早爬起来运动读书。这群人的人数增长相当快,乃至于不少夜校被迫成了早学。它们的课开在上午七时甚至六时半,学子们读书声朗朗,看起来跟小学差不多。等到八点多上班的时候,他们神清气朗,脑子里已经灌满了一堆堆英语文法规则。这股潮流带来的另类商机是早餐市场的扩大,很多餐厅越开越早,五点就供应早饭,甚至出现了早餐专营户,过午不卖。

为甚么早起?按《早上十点以前搞定工作》的说法,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早起的人儿甚么都比别人好:他们头脑清醒,自律节制,因此工作效率高、学习能力强、身体状况好、人际关系妙……。我很后悔买了这本书,因为它就和我素来不喜的商业畅销书一样,杂七杂八,论据不足,传教多于说理。最糟的是名实不符,主旨明明在早起,内容却有一大半谈的是时间管理的小技巧,比如说善用录音笔记录灵感,看报纸要先看标题一类的废话。还有一些东西压根与早起无关,但也被它生生扯了进来,例如写感谢信给所有昨天和你见过面的人。这事何时不能做?为甚么非得提早一小时去办公室写信。

为了增强说服力,这种书一定要列举一些名人故事,让大家相信起得早才是迈向成功的康庄大道。至于那些著名的夜猫子,它当然置诸不理。

不过,我倒真是见过一些早睡早起的成功人士。先别管注定要早起做早课的法师神父,我的好朋友蔡东豪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样版。他每天四点起床,所以比一般人多了四小时可用。在这四小时里头,他不只可以写出那些脍炙人口的财经评论,还能看报读书。于是人家回到办公室才刚刚翻开剪报,他就已经能如数家珍地一一道出今天值得关注的国际大事了,彷佛那些剪报全是他干的。最近两年,他又有了新嗜好;看碟,每早起码看一部电影。我虽自恃「文化人」的身份,和他谈起新电影却常有说不过他的感觉,反过来还得常常向他请教有甚么片子可看。

早起的人时间真是特别多,这点我也深有体会。因为工作,我的时间表极不稳定,前几个月不见天亮不上床,后几个月又变成跑赢太阳的夸父,四点多钟就伏案读书。虽然常在幽明之际徘徊,总和日出有个约会,但比较起来,早起的好处还是很明显,它的确给你一种时间上的优越感。每当看见窗外匆匆赶路的打工仔,我就特别从容踏实;你们才正要上班,我已在早上十点前把工作给搞定了。听起来像是朝三暮四的时间骗局,明明人人都有二十四小时,早睡晚睡又有多大分别呢?

我读《早上十点以前搞定工作》,目的就是要了解这个谜。可是它给出来的答案皆不脱常识所及。比方说一般人虽然晚睡,但夜晚总是难免有一股懒散悠闲的惰气,看看电视上上网,两三小时一下子就坐过去了。清晨时分,人体的状态大不相同,战战兢兢,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俱如行军般精准确实。所以就算大家同样睡眠六小时,得出来的效果却有极大差异。再解释下去,当然就要数到人体生理钟等自然规律上头,甚至连「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之类的古训都搬出来了。

始终解不开的问题且由它去,人生之中有太多的事情须要实践证明。今年就让我放弃黑猫的生涯,做一回白猫吧。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