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制造敌人的艺术

如果你的人缘本来就不算太好,你一定不会跑去故意激怒更多的朋友,让他们也变成你的敌人;除非你很享受被人孤立的感觉。

同样地,一个政府也应该尽量争取朋友。而它的朋友,当然就是人民。某家富可敌国的大企业要是出了内幕交易的丑闻,就算它和政府领导层的关系再好,后者也一定要立刻翻脸不认人,摆出一副人民喉舌的嘴脸模样严词谴责无良奸商。虽然大众必然要追究到监管机构头上,但那些领导硬是能扮演中立执法的角色,让大家觉得眼下对敌的双方其实是商人和百姓,自己则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当然是很不带种的行为,但却是任何政府必要的危机管理手段之一。是的,它要为自己的失责认错,它要检讨各种公共危机发生的原因,重新设计防范它们的方法。可是它却万万不能让人民觉得它已经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它一定要让大家感到它始终站在我们这边;它其实是好人,坏蛋全是其他人。

「毒奶粉」事件的主角三鹿集团终告破产,原董事长田文华在法庭上落泪悔罪。这帮乳品商是整件事里无可置疑的「坏蛋」,是父母愤怒矛头的首要目标。与此同时,一批毒奶患儿的家长对现有的赔偿方案不满意,在一月二日召开记者招待会说明他们的诉求。但是原订的酒店却临时拒绝租出场地,迫使他们在中外媒体的镜头下走上街头,开了一场相当狼狈的露天记者会。不仅如此,警方还在当晚扣押5位组织此次行动的家长。为甚么那家酒店要突然拒绝这些受害者在它那里见记者?为甚么执法部门会如临大敌地派出警员监视现场,且带走几名家长问话呢?

细看这群家长的声明,它根本没把官方当敌人,对象由始至终扣准在三鹿等一众乳品企业上。就算他们的要求在官方眼中不够合理,但可别忘了这批人是无辜的受害者,而主谋并非官方。此时执法部门的举措不只代表了公权力的介入,更会令那批受害人感到政府原来不只不能百分百地支持他们,甚至连中立的位置都说不上。更糟的是经过媒体报道后,外间会有甚么感觉呢?官商勾结原本就是今日中国许多地方面对的首要问题,三聚氰胺一案牵连这么多人,政府怎能再轻易卷入浑水之中,替自己制造更多扣分的机会,加重官商勾结的印象呢?

国人好谈「大局」,偏有不少官员不顾「大局」,本能地把一切有组织的维权行动看做是「不稳定的因素」,不分青红皂白地插手阻扰,结果使自己成为目标,令朋友变成敌人。这岂是政府之福?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