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后「色戒」电影

一般人说起梅兰芳,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在戏曲上的成就。一般人提起叶问,很自然就会扯上「李小龙的师父」这六个字。一位空前绝后的艺术大师,一位开宗立派的武术巨匠,皆不以抗日著称,但却分别被《梅兰芳》和《叶问》这两部电影拍成了力拒强雠的英雄。更妙的是,这两部传记电影皆有传主后人的参与,据说是为了让电影更真实。

叶问的高潮是他和日本占领军的将领来了一场中日武术大对决,《梅兰芳》则以他拒绝日本粉丝的登台邀请替整部片子写下最光辉的结局。两个日本军人,一文一武,一个想请梅兰芳用京剧替日本掌握中国民心,另一个想要叶问教导日本军人武术之道,两个都是中国文化的仰慕者;因此两个人都可说是未战先败,而我泱泱中华自然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厉害得很。

可是真正的武术迷与京剧迷会怎么看这两部电影呢?我相信叶问绝大部分的徒子徒孙,都不晓得早在大师兄李小龙怒打日本人之前,叶宗师就已经有过这么灿烂的抗日战迹。他们或许反而记得叶老先生出身富贵,早年曾经东渡日本留学。

说也奇怪,电影不只没有显示出这段经历,甚至还干脆让叶问变成一个不懂日语的纯正中国好男儿,与日本军人的一来一往全要靠一个汉奸居中翻译。梅兰芳避居上海期间「蓄须明志」,乃大快人心的真事一桩;可是在他的仰慕者心中,这件事再重要也用不着花掉整出戏三分一的篇幅吧?如此重彩浓墨,似乎这才是他一生中的完美结局。

《梅兰芳》一直被外界诟病的一点是梅家后人干预过多,不只阻碍了编导的创作自主,还不惜扭曲事实以为先人制造出完美的形象。例如好好一位齐如山,身为梅兰芳的艺术导师,戏里头却要更名改姓,只因他是个后来跟着蒋介石跑去台湾的国民党!在我看来,它和《叶问》更值得关注的,其实是它们怎样在民族主义成为主导意识形态的情况下,刻意把两个人物描绘成民族英雄。

电影当然有艺术的自由,可以虚构,能够改篇。但是这两部片子的制作团队与两位传主的后代彷佛觉得光是艺术与武术的冠冕还不够,非得扯上民族大义才叫做完美光荣。这到底是为甚么呢?是为了迎合今天的观众口味?还是看到《色戒》「美化汉奸」之后的遭遇,要赶紧站稳政治正确的大方针呢?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