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同一种鞋子 不同的效果

大国政要外访,是一定要遇到示威的,这几乎已成了一项「国际惯例」。但是那些政要如何反应,如何表态,就无定法可言了。或者一笑置之充耳不闻,或者严阵以待肃穆回应,全看各国国情的差异与政治文化的特色。

我记得前几年中国政治家要是在国外演讲碰上有人闹事,通常都会很淡漠地不予理会,把那些激动的示威者当做透明人,将他们的高声叫喊当做耳边风。再不然,就是在事后的访谈中形容那些抗议声音是「噪音」。由于我说的话是「主旋律」,是「得人心」的大道理,所以反对我干扰我的自然就是可以不理的「噪音」了。这种反应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表述,他国领袖未必会学,也不一定学得来。去年12月14日,即将卸任的前美国总统布殊在巴格达召开记者招待会,一名伊拉克记者突然站起来高喊:「马上结束战争!」然后把两只鞋丢向布殊。布殊反应敏捷,成功避开飞鞋袭击,一直保持笑容,还开玩笑说「那只鞋应该是10号鞋。」在场的记者定过神后,马上追问他的看法,想迫他承认美国的伊拉克政策果然不受欢迎。虽然内政外交搞得一团糟,但布殊到底是个老练的美式政客,他说:「闪躲是我的强项。我想你们也发现到这一点了吧,我对你们的提问也是如此(应付)」。

大概是从这件事得到了灵感,一个英国人东施效颦,在温家宝的剑桥演讲会上也如法炮制飞鞋功。好在力道不足,距离太远,温总理连躲都不用躲,那只鞋子根本就沾不上他的边。那么温家宝又会怎么回应呢?他会像布殊那样以笑解窘吗?不,他正式道:「这种卑鄙的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第二天立刻发表官式声明:「中方已对这一事件的发生表示强烈不满,英方向中方深表歉意,并表示将依法对此人进行处理。」这并不是个人度量大小的问题,因为布殊还没有大量到为那名袭击他的伊拉克记者求情的地步;和英国政府一样,伊拉克当局立刻逮捕了示威者,还把他送进了监狱。但这也不是一个相对的政治文化差异问题,因为两种响应手法带来的政治效果是可以比较的。

布殊的做法是想用搞笑的态度去尽量调低那只鞋子的杀伤力;该记者事后被捧成英雄,只是因为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的表现太过不济,与布殊的临场发挥关系不大。相反地,英国人对温家宝来访的反应并不坏,当日剑桥演讲的现场气氛也还算良好;可是中方的后续表态却帮了那鞋子一把,使它得到了更多的见报机会。

假如它真的只是噪音,又何必那么正经地表示「强烈不满」?一个在媒体世界里转瞬即逝的小花边,为甚么要花力气去延长它的时效和生命,放大它的影响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