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条通往中国梦的阶梯

教育不只是为了就业,学习不是为了考试;这都是几乎没有人不赞成的理想。可是,当全中国六百多万大学生将要跻进逐渐恶化的经济窄门,有些毕业生甚至要跑去卖猪肉当小贩时,这些话又是不是太过风凉?也许,我只能用这番老调去安慰失意的年轻人了,但愿他们不因自己手握证书却求职无门而沮丧。可是仍然有人以为考上大学是青少年应该为之奋死一拼的头等要事。

内地著名报刊《南方周末》2月5日刊出了一位高中生的来信,他回忆升读高中时的情况说:「中考前,父亲那句话我今生难忘:『考不上江中(我们那儿最好的中学),你就去死,家里有药有绳……』我是含着泪跑回房间的。我不明白,考一个好高中比儿子的存在更重要?」后来他考上了,不过他发现高中只是准备考大学的补习班,而各式各样的管控和羞辱更是有增无减:「我毛病百出,先是强迫症,这学期头又痛,已经痛了两次,每次痛两周,需挂一星期点滴,医生说是压力太大造成的」。

为甚么在大学学位甚至硕士博士都不大管用的时代,大陆仍然有人要为了上大学而被迫到这田地呢?那是因为这位年轻人和他的家人并没有太多其他选择。大家都不希望教育只是一级一级的考试比赛,也不相信教育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好出路,可是我们都不能否认教育是社会最主要的流动阶梯和通道。不过,这又是一条何其残酷的通道呢?且不论考试方式与应试教育之呆板荒谬,令人难过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第二次机会。尽管考试可以重考,但绝大部分人的人生走向却要决定在孩提时代的几次考试之中;上不了好高中,你就上不了好大学;读不到大学,你未来一生的蓝图也就提早完成了。在中国,成人教育不受重视、公共教育资源匮乏,你根本没有改写命运的机会。你不能在三十多岁时才突然醒悟,后悔少年时代耽于逸乐,现在觉得还是应该回去好好念书改行做医生。

社会向上流动的管道本来就几乎只有这一条,它还是一条被抛出来之后就回不去的快车道。可怕是它的游戏规则还不一定公正,它的效用还要不断受到侵蚀。在有些情况下,即使你成绩和别人一般好,也不能保证你能和他们上同一家名校。大学出来,一位能力不如你的同学居然比你更快找到工作,那是因为你家的背景不如他,身份比你「特殊」。至于说放弃学业,早早打工储钱将来找机会弄门小买卖?不比从前了,它现在是一种危机四伏、前景不明的选项。

那位高中生很不幸,他的父亲一样不幸。生在农村,家境一般,关系有限,认识的人不多;他实在只能这么考下去。是的,大学生不吃香了,他们全都面临危机了;但是这个年轻人依然得去考大学,因为他们没有第二条路。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