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关上女学生的那道门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受过女性主义洗礼,对性别议题有起码认知的男人,直到最近。那一天放学之后,几位女同学来找我谈功课的问题,于是我近乎本能地想用一个垃圾筒去挡住办公室的门,想让那道沉重的门不要随便关上。可是比起那道老旧而厚实的门板,一个脆弱且细小的垃圾筒实在是螳臂挡车,不管我怎么弄,都好像不大妥当。转念一想,才发现这里有3个女孩子,我大可以把门关上而不出任何问题。

甚么问题?当然是性骚扰的问题。

大概十几年前开始,学院里许多比较「进步」的男教师开始流行用掩门这一招来应对女生。因为校园性骚扰的事时有所闻,一些男教师利用自己的地位与职权伤害学生,甚至提出不合理不合法的交换条件。于是很多老师为了让女生安心,就养成了有女孩子在时一定不关办公室大门的习惯,甚至像传统佛教的比丘戒条一样,要求女生一定要两人一组来见他,以免任何瓜田李下之讥。然而,这真是个为女生利益着想的做法吗?其实不是,这是为了保护男老师。

以我自己为例,我们在做这个小动作时很少根本顾及女生的感受,我们最担心的是惹麻烦(哪怕只是下意识的担心)。直接地讲,那是害怕他人误会,以为我也是那种非常不堪的衣冠禽兽。甚至,把女生当成了潜在威胁,恐惧她们图谋不轨,向高层和校方讹称遭到性骚扰,陷我于不义。

那么,甚么才是女生的利益呢?就拿当日找我谈话的同学为例吧,其中一位在说话时略显犹豫,言而有尽,后来我才想起她也许有些话是要在一个更私隐的环境下才说得出口,两位同学在场,反而窒碍了她的机会。我这个貌似文明的举动会不会弄巧成拙地阻挡了她本该拥有的学习权利?

师生之间本有一种超乎学人的亲密。以前有些教授会在课余和学生喝茶饮酒,天南地北闲话家常,很多人事后回忆都说,这种非正规的课外活动才是他们知识与灵感的最大泉源。假如我是一个女生,偶尔路过教授的办公室,听见门内传来两个男人的畅快笑声高谈阔论;假如有一天,我也敲门而入,老师却摆出一副礼貌却略显冷峻的态度,防我如防贼地立刻打开房门,这又算不算是另一歧视?如果有一天,每一位男教师都非常「文明」地使用这种方式迎接女生到访,却毫无顾忌地关上门让男生吐露心声,这又是不是有点像往昔高等学府里那种神秘的精英会社,最高等的智慧只在男人之间秘密流传?

也许,男教师的这种做法其实和某些人劝女孩子别走夜路,户外不要着装太过性感是很接近的,都是以防止性骚扰的良善名目出发,实则剥夺了女子应享的权利。女学生找我谈事,我不关门;可是我却同时关上了另一道心理的大门,把她限定在一个「安全」的空间。

这是否因为我把女性视为潜在的威胁,犹如穿上露背装的女孩子太过「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