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多数好人(幸运的大多数二之一)

「少数服从多数」,这可能是我最初所知的民主定义。大概小学三、四年级,老师在向我们介绍台湾为甚么属于「自由世界」,而「万恶的共匪」又为甚么不在民主阵营之内时,好像就是用这么一句最浅显最简单的话来教导我们民主的真谛。不只言教,我们还有实践,比如说选班长、选「风纪」,选各种各样的学生干事,我们全都投票,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渐渐地,这句话就成了真理和常识,几乎不容置疑,就如说谎是坏事,孝顺是好事一样,全在小孩最早的价值认知之内,利落分明。再大一点,上了中学,我们就懂得用这项自小学到的真理去问一些老师难以回答的问题了:「既然我们可以选班长,那为甚么我们不能一人一票选总统」?「为甚么台湾和美国都是『自由世界』的成员,但我们的总统却不像人家那样,要站出来让大家选呢」?

我不记得老师当时是怎么答的了,大概的意思就和今天在大陆看见的《环球时报》社论差不多,无非是现实很复杂,不可简单理解;而各国具体国情又都很不一样,不得一概而论,这一类的东西。

现实确实是复杂的。我后来才晓得至少在少数和多数的问题上,大陆与当年的台湾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少数服从多数」他们一样认同,小学班长他们也一样是选出来的,他们甚至比当时的我们更加肯定「多数」,乃至于到了一个把数量等同于是非,将有关数量的形容词变成关于价值的形容词的地步。

例如「占中」这种事情,由于它是坏事,所以就该强调它是「一小撮」人煽动出来的结果,而「大多数」市民是不赞成的。如果参与者众,实在不能说它是「一小撮」了;那就不妨说它是「别有用心的『一小撮』人,利用了不明真相的『多数』群众。」要是万一真有很多很多群众打从心底认同「占中」理念,甚且接近香港市民半数,那又该怎么办呢?没关系,我们还可以说「部份香港市民的过激行为和错误认识,十三亿中国人民是无法同意的」。

简单地讲,「多数」永远应该和正面的价值捆绑在一起,「少数」则必然要搭配负面事物。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很多年前就发现了这种现代大陆中文的奥秘,他曾以「党中央」为例说明:「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代表大多数人民群众利益的党中央周围」,这句话理直气壮,听惯了官方语言的人一定不觉得有甚么问题。但要是换个说法:「让我们紧密团结在党中央那极少数领导同志的周围」,那立刻就变得非常刺耳,而且还很政治不正确了;尽管严格来讲,这句话并没有错,因为党中央确实是极少数人构成的(七个政治局常委对比于十三亿人民,这难道不是极少数?)。可是话不能这么说,因为「极少数」往往是用来形容坏份子的,所以我们应该只谈党中央代表了「大多数人民群众」的那一面,不能指出它只有极少数人这个事实。

为甚么多数一定是好的,而少数就一定要坏呢?这自然是因为不论喜欢与否,「民主」──那个我小时候真以为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这么简单的东西,确确实实已经成了普世价值。即便北韩,祖孙三代世袭统治,但它的国号也还是不可去掉「民主」二字。而共产党,身具左翼血脉,以平等为终极价值取向(这里所说的『平等』必然也包括了政治权利的平等),当也不能否定民主这个好东西。问题只不过是如何诠释民主,如何说明执政者代表了大多数人,它又怎样由大多数人当中获得权力而已。所以怎么讲也好,「大多数人」是绝对不会错的,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牢牢站在大多数人那一边。

由于在日常生活的语言使用当中,「多数」无可置疑地等同了「正面」,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主流」为甚么会成为近年流行的新词汇了。我最初注意到这个词,大概也是常看《环球时报》的缘故。一开始在它的评论上见到「主流价值」、「主流媒体」和「主流意见」这些字眼,我是有点不习惯的。因为「主流」明显是个外来语,对应了英文里头的「mainstream」,而它的原意本该是指一些大众化的、通俗的,在市场上受欢迎的,在社会上广被接受的东西和观念。例如前两年在大陆红过的选秀节目和「历史穿越」电视剧,那就是主流娱乐的好例子,很媚俗、不高雅(通常高雅就不可能主流),可大多数人就是喜欢,它们的收视率就是好,于是各家电视台一窝蜂地赶制赶播。

这股风潮后来被政府部门制止,他们觉得这类很受主流爱戴的节目有问题,不高雅、太媚俗,并且还有歪曲历史常识与正确价值观之嫌。政府在这种事上出手,民间一时的不满难免。这时我就读到替政府护航的评论,说他们的命令是「为了捍卫主流价值观」。很奇怪,是不是?明明这类欢闹俗气的东西就是主流所好,怎么抵制它们却反而倒维护了主流呢?再后来我又看到零售上相当不济的《人民日报》被他们形容为「主流媒体」,大部份老百姓都记不全的各种宣传口号被称做是「主流意见」,于是便我明白「主流」在此指的原来竟是官方。官方认可的原则是「主流价值」,代表官方的媒体就是「主流媒体」。我看不惯,是因为我老把它想成「mainstream」,而英文里头几乎没有人会在官方和主流之间搭上关联,至少我从未听过有人会说「美国之音」是主流媒体。

我喜欢看《环球时报》评论的理由之一,是它写得这样聪明,策略上的聪明。在「大多数人民群众」显得陈旧、老气,甚至开始被人拿来当笑话的时候;它非常适时地推出了「主流」,洋派的语言,中式的内涵,撷取了「主流」原来那代表大多数人趣向的意思,又植入了正确的官方色彩。这种意义上的「主流」通行之后,大家就会渐渐开始觉得百姓喜爱的娱乐节目不能再叫做「主流」了;反而有些沉闷,但是「弘扬正气」的宣传片才是「主流」代表。

再说下去,一定会有人指责我这套分析出错。凭甚么你要强把官方和多数人的爱好对立起来?难道一部电视剧就不能既得到官方的认可,又深受人民百姓的喜欢吗?「美国之音」之所以不算美国主流媒体,那是因为它只承担外宣任务;而且它还不能代表美国多数人的声音,只代表了西方假民主之名,行资产阶级掌政之实的政府的声音。没错,这种反驳是有道理的,因为归根究柢,中国的官方由始至终都站在大多数人民群众这边,所以它的主张绝对「主流」。

政府的取态,就是大多数人的立场;政府的发言,就是大多数人的心声。换做从前,我一定会笑话这是过时的党八股;可是这两年,我逐步发现它原来还真是实况,尤其那天在听完一位朋友告白他二十年来的心路历程之后。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