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建筑师Brad Pitt

Brad Pitt成了建筑师?一位规划师转来一份报导,我才晓得这早在国外娱乐新闻流传的小八卦。前年他曾出资赞助一个叫做「做啱佢」(made it right)的慈善计划,为遭到风灾侵袭的新奥尔良市建造150间低收入户住宅。最有意义的地方在于他不只出钱,还是整个计划的发起人,亲自联络了几家大建筑师行,运用最新科技做出既防洪又舒适的崭新住屋。他是怎么认识这些建筑师的呢?说来就更神奇了。

虽然Brad Pitt大学念的是新闻(而且是以新闻学著称的密苏里大学),但他最爱的原来是建筑,甚至公开说,演戏是我的职业,建筑才是我的热情。为了追逐他的热望,他干脆跑去建筑大师盖瑞(Frank Gehry)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当学徒,进修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学问。

也许这个个案太过特别,但它还是可以对照出我们的明星是何其苍白。除了少数几人,我们根本想不出台面上哪些大红明星有甚么业余嗜好。根据无孔不入的狗仔队日夜跟踪所得,许多明星的兴趣就是一个派对接着一个派对,吃喝玩乐。很少有人像Brad Pitt这般,发展出很好玩很有意义的生活另一面。

明星不是圣人,他们的余暇活动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但一到公益广告活动这关,不相关的东西就会突然成了问题。

两个年轻偶像在日本因服食大麻被捕,其中一个竟然还帮政府做过禁毒活动,于是媒体大兴问罪之师,一方面落井下石把他们说得一文不值,另一面则抨击官府当初「唔带眼识人」。很多人更是再三力陈偶像宣传的祸害,叫政府别再随便起用明星,去当这个大使那个大使。

在我看来,问题不是该不该找名人做广告,而是怎么找,找甚么。如果请明星利用他那张大家熟悉的脸孔引人注目,这叫广告幼稚班。如果请一个明星反吸毒的理由只是因为他不吸毒,那叫要求太低。真正有效的名人公益广告必须以那位名人的固有形象和兴趣为前提。例如Brad Pitt的老婆Angelina Jolie就常常为扶贫机构做公关,她的说服力来自她一向关心第三世界儿童成长问题;仍未大红,就老在媒体不注意下跑去柬埔寨当义工。

我们这里的情况是,政府满足于名人广告初级阶段,娱乐公司觉得「搞公益」有助于塑造健康形象;而明星本人,则是任人摆布,干甚么都无所谓的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