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闻一闻《中国不高兴》(二之一)

看来书真是用不着读的。例如号称「中国民族主义领军人」的王小东,他在大陆近期热销书《中国不高兴》里有篇文章,叫做〈王小波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虚伪、最丑陋的神话之一〉,题目很有气势,令人以为他将有甚么绝招使出来,可把王小波的作品批得体无完肤。孰料他竟然说:「王小波的东西我读过的只有他的几封书信,还有一两篇骂中国人的文章,主要是从他与我的一些朋友之间的对骂得知的。但正如柯南道尔所说的:『要知道一个鸡蛋是臭的,你不用把它完全吃下去』。无论他的小说和散文写得如何,我就是认为他是一个臭鸡蛋,因为他的臭味我闻到了。而且他的臭味把我熏得吃不下去……」那么,王小波究竟臭在哪里呢?王小东又说:「他在美国被人欺负惨了,却不知道愤而进取,回国来只会破口大骂中国人,并且给中国人描绘一个虚假的欧美,这是骗子行为,这一点被我看到了,我很鄙视他」。

既然你能够单凭几篇东西就闻出王小波的臭味,靠听来的传闻断定王小波是个骗子;那么你也就别怪别人用同样的方法来闻你的书了。据说《中国不高兴》是文艺青年网站「豆瓣」有史以来劣评最多的一本书,于是我很好奇地上网去浏览了一下各种评论,发现大部份否定意见都在绕它的书名和作者取乐,耻笑它的张扬媚俗,嘲弄它的五位作者是晚熟(甚至未熟)的「脑残愤青」。除此之外,真正进入文本析其弊端的,却是极少极少。我不得不怀疑,很多人其实根本没看过《中国不高兴》,他们只是从它的宣传得出它是《中国可以说不》进化版的印象,认定它是近年极端民族主义的愚蠢结晶。有些我很敬佩的老友干脆公开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读它的打算,但同时又能写出洋洋洒洒的文章讥之刺之,引申出一大段时局观察。

这样子闻书公平吗?怀疑问,我一页一页老老实实地看完了整本《中国不高兴》,结论是骂它也好赞它也好,原来很多人根本只是闻到了自己的味道,误会了它的不少主张。举个例子,关于中国的民主改革和政治现况,一些「自由派」网民想当然地以为这本书是国家主义的鬼伥,拚了老命骂西方,对中国的种种乱象则不置一词,是空洞片面的激烈爱国主义。相反地,一些「左派」则觉得这本书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不只大长自己威风,痛扁了汉奸一顿,还连带把一切民主自由之类的所谓「普世价值观」一并送进了火坑。

让我们来看看真实的情况。作者之一的黄纪苏如是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民主自由如今也是非常切身的利益……。老百姓需要『民主』『自由』来限制一些官员过份的权力。」他甚至疑问:「你不号称信仰社会主义吗?平等可是社会主义的题中之义,民主可是平等的题中之义呀」。王小东更把矛头指向一群热昏了脑的左派民族主义者:「左派和民族主义者中的一些人一方面对现实进行极为激烈的批评,把现实说得一无是处,另一方面却又反对别人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对权力迸行制衡等等主张。」如果真的仔细读过《中国不高兴》,也许很多鼓掌喝采的「愤青」恐怕就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满了。

《中国不高兴》的确不容易读,不是因为它的内容太复杂,超出了一般常见的二元对立。相反地,你还是可以用很精简的文字就总结出它的大意。只是它的主张在越出今天中国简单二分的习惯之余,又很容易被作者的情绪带回那种非此即彼的喧闹声中。正是情绪的过度释放,使得这本书变得不好读。再坦白点讲,这是一本被「做」坏了的书,从文章的编辑整理,到作者的行文布局,都混乱无序地使人迷茫失措。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下一篇:《读者不高兴(二之二)》

梁文道:闻一闻《中国不高兴》(二之一)》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读者不高兴(二之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