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地方沦陷

昨天我们谈到「做梦梦」、「躲猫猫」等大陆网络新名词的由来,发现它们涉及的几桩嫌案虽然可悲,但又不免一层笑谑的味道。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网民都觉得这些事件很可笑,偏偏只有涉事的地方政府部门认为没问题,可以义正词严地公布自己的玩游戏玩死论与睡觉睡死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地方政府部门堂而皇之地道出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说法,并不一定表示他们自己真心相信那些故事,而是因为他们以为它们是有效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心目之中,媒体很单纯,你说甚么就相信甚么,绝对不会反诘追问;而且民众百姓也很听话,不至于动辄挑战官府的权威,即便有心亦无力为之。

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我们就可以继续追问他们这等自信的来源了。根据他们日常处理政务的经验,也许媒体真的很乖,百姓也真的很顺从;假如你告诉他们有人在看守所里做噩梦梦死了,他就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大家一定得小心做梦安全为上。全国网民都感到难以置信的奇闻,怎么只有当地人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莫非这些地方的民风特别淳朴,人心格外天真?实情恐怕是这些地方官府的权力太大了,要干的事情没一件干不成,所以当地的传媒和群众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上头说一下头绝不敢说二。

就像湖北巴东的「中华烈女」邓玉娇事件传出之后,各地媒体和民间志愿人士纷纷赶赴当地查考声援,却发现轮船竟然临时停靠巴东站,旅馆也早给政府订个爆满,个别记者甚至被自称政府人员的壮汉殴打。他们的权力究竟有多大呢?可以公然威吓外地媒体,可以不惜万金订下全县酒店,而且还可以下令长江上的轮船不得靠近他们的地盘。他们雄踞在自己的地盘之上,力量大得足以封锁一个小部落。

在这个部落里头,他们说犯人会玩躲猫猫玩死,而不惧嘲讽讥刺,他们已经发展出一套在自己的地盘上通行无阻的常识;按照这个常识,他们怎么说都是对的,久而久之,他们甚至以为这是全中国的常识。所以外间记者一旦走进这个部落,全国网民一旦发现这里的奇风黑俗,某种几近文明差异的笑话就很自然地闹出来了。好比一个部落有猎人头的习惯,于是觉得全世界都能理解猎头的道理。很多论者都曾指出从这些案件的细节可以看到部分地方政府部门的霸道滥权;但在我看来,最可怕的其实是那些听起来很搞笑的事后说词,因为它们反映了一种来自长期滥权的判断失误,一套自以为是的价值观。

它们愈是荒谬,就愈能说明这些地方的陷落之深。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