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广东话有排唔死得/挽救岭南文化运动

近来有不少老广州慨叹粤语的衰落,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子女不只上学的时候按照规定说普通话,连放学回家也还是满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无论如何就是不大愿讲广东话。听说有些孩子甚至认为讲广东话是低级的行为。于是我这帮广州朋友就打算发起挽救岭南文化的运动了。

如果让上海人听到这忧思,他们一定要哈哈大笑,骂我们老广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不是吗?你瞧上海人一向心高气傲,自成一格;一桌人吃饭也不管在座有没有外地人,动不动就转换频道大讲上海话。而且他们还要把上海之外的人都叫做「乡下人」,彷佛中国虽大,唯独上海是座城。

即使如此,上海也没有一条全沪语的电台频道,更没有一个纯沪语的电视台。每天只有一小时可怜兮兮的上海话节目,他们就已经如获至宝。反观广东,粤语电台电视台样样不缺,而且声势浩大,长年把其他普通话频道压在下头。放眼全国,哪一省有这等特权?哪一地的方言有这般威风?加上香港的后方支持,广东话乃在今日中国闯出一块独特的地盘。

有的方言只能尽力保住自己的本来面目,少有顺应时代铸造的新词;广东话则不断推陈出新,一年拼出好几十个潮语潮字,充满生命力。为甚么广东话那么流行,那么长青呢?原因就在广东话背后有一个以香港为主的文化工业,制造出大量的电影、电视和音乐,还把口头词语写进文字,透过报刊四处流布。在这个时代里头,一个语种的存活繁衍与文化工业的支撑有莫大的关系。

假如没有粤语播报的电视新闻,没有粤语流行歌曲和使用广东口语拟就的报纸标题;那么广东话就会少了许多操演的机会,少了一个公共流传的平台,以及某种半正式语言的地位,继而沦为私下小规模沟通的局部私房话了。

没错,广东省内有深圳这块飞地。因为移民众多,使得普通话成为主流,你坐的士,一定要说普通话,否则湖南司机就听不懂你在说甚么;街边觅食,四川菜馆数量多过广东菜馆,连招牌都比人大。而珠三角内外地劳工数之不尽,也很难使粤语畅通无阻。

但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实在还用不着担心广东话会被边缘化得无影无踪。最最起码,我那些朋友的孩子仍然在说广东粗口;唔知点解,佢哋硬系觉得普通话粗口唔够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