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当计算机成了新闻现场

——如何拯救中国媒体的权威(二之一)

让我们先來看看兩个现实。一是美国最大报业集团甘乃特(Gannett)在09年7月2日宣布裁员1,400人。这个举措不会影响甘乃特旗下最知名的《今日美国报》,但一般评论都认为它反映了美国乃至于全球所有传统报业危机的日益深化。二是以严格网络管控著称的伊朗政府竟然无力阻止改革派支持者透过twitter对外发放讯息。在去中心化的「微博客」面前,伊朗当局无論再怎么努力地封闭网络,仍然无法抵挡技术娴熟的新一代用手机等通讯装置彼此沟通,协调行动,造成媒体口中的「twitter革命」。把这兩个事件連在一起,我们就能看到一场此消彼长的媒体变革了。消的是反应缓慢,容易管理,由一个发送端对多点散放信息的传统媒体;长的是靈活机敏,难以控制,每个信息接收者同时是传播者的新媒体。尽管中国的报业仍然处于成长期,许多电子广播机构的收益也还在不断上升;可是五年后、十年后呢?到时还有多少人愿意呆呆等待晚上的《新闻联播》告诉他们天下大事,又还有多少人会甘于接受权威报刊提供的「正确观点」呢?念及中国新闻体制的特殊国情,也许将要发生在中国传统媒体身上的危机会比其他国家的同行更严重。

美国的新闻机构确实被互聯网压榨得抬不起头來,可是它们打的不是一场正面遭遇战,而是名副其实的「压榨」。确实有不少人放弃了报纸和电视,培养出在手机和网络上搜索讯息的新习惯。但只要仔细分析那些新媒体上的热门新闻,便能发现它们的源头仍然是传统的旧媒体。也就是说,就算美国人都不看报了,为他们发掘第一手消息的也还是报纸记者。所以,美国报业才会如此针对Google,觉得它的方便工具免费夺走了本來属于自己的收益。所以,许多老牌大报还能标榜自己的专业权威,以为这是打赢网上各种小道流言最后的倚仗。

可中国呢?看看过去一年多來发生的所有大事,里头有几成是传统媒体首先报道的?「范跑跑」、「躲猫猫」,与「最牛钉子户」,一直到近日的「邓玉娇案」和「石首群体事件」,传统记者总是在跟着网民的屁股走。

换句话说,网上的论坛和博客已经渐渐取代了记者的功能,成为开发新闻的第一源头。我常常对学生开玩笑,说今天的记者很轻松,他们再也不用日晒雨淋地跑现场,他们只要坐在家裡的计算机前面就行了,因为网络就是他们的新「现场」。如今再加上「微博客」的风行,任何一个配备了可摄錄像手机的老百姓都成为「公民记者」,反应比有些职业记者还要快。任何一个熟习代理服务器,并且热衷派送讯息的普通人,都能成为一个个人新闻社,比所有报社电视台更自由更奔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