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期待中国媒体的「软管理」

——如何拯救中国媒体的权威(二之二)

中国的职业新闻工作者受制于官僚化的管理,遇到大事得先等通知,即便最后去到了现场,也比网民慢上好几拍了。而且传统媒体也很难以「权威」自夸,标榜自己的新闻最客观最全面,审核消息的过程只求真的新闻专业为准;明明大家在网上能够看到故事的不同版本和丰富细节,你凭甚么說你才是最正确的呢?

这就是今天中国媒体的最大危机了,它是一种信任的危机。美国受众弃报纸取网络圈的只是方便,未來的中国受众则是压根儿不再相信报纸。权威传媒甚至被人当做笑话,其报道模式成了有名的段子:「前面十分钟領导很忙,中间十分钟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后面十分钟国外局势非常动荡」。虽然这只是笑话,未必就是实况的准确呈现,但它背后那种压離的情绪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从保守的新闻角度來看,这股趋势的危险在于它会为许多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制造了繁衍空间;有心人更能惡意生产谣言,让它们在网络上蔓延变奏,掀起传统传媒澄清不了遏止不住的破坏力量。如果从有效管治的要求來看,它带來的问题就更严重了。几年前,沙士疫潮带给大家的教训是政府必须第一时间抢占新闻发放权,务求最快最真,毫无保留地公布它所掌握的资料;如此方能消弭谣言耳语的散布,免除人心惶惶抢糧抢水的亂象。然而这裡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政府发放消息的渠道本身必须是可靠的。如果民众平常就不能完全相信电视报刊,以为手机和网络上的东西才是事实;到了危机时刻,传统媒体还能发挥稳定局面的作用吗?单以这一点而論,政府的权威和传统媒体的权威是绑在一块的。所以,为了维护有效的管治,看來就得协助传统媒体恢復它们应有的权威;拆墙松绑,使职业记者的速度跟得上一般百姓,使新闻流程更自主,事件的覆盖更全面。这不一定能让传统媒体顺利度过技术变革和产业转型的难关,但起码能令它们不致于输掉信任的抢夺战。

或许有人会說,不用这么麻烦,干脆把「微博客」通通封掉,不准发售一切带镜头的手机,然后加大网络的过濾与监控就好了。当然,我们都知道这种建议是何等地荒诞,何等地不可行。

三十年前,根本没人猜到手机短讯会是主要的人际沟通形式,facebook会把笔友变成歷史名词。技术的演化实在太快,驯服它的努力往往就像兮父追日,徒勞无功。政府对信息沟通的管理因此也很难再停留于锁定信息源头的「硬管理」,反而要逐步转型为利用信息市场的「软管理」;不能再以阻挡不利信息为最终目标,而要默认一切信息皆有可能流布的情况,从而思考种种对应策略。

不过,这已经是另一个话题了。